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心靈之約 >> 短篇 >> 江山散文 >> 【心靈】青春安放于何處(散文)

精品 【心靈】青春安放于何處(散文) ——如煙往事


作者:透明秋語 舉人,4774.18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1067發表時間:2019-05-27 22:55:35
摘要:……美麗的姑娘,我只是一個窮知青,一個連自己都很難養活的窮知青,還沒有成家立業的經濟基礎,也沒有做好成家的思想準備,所以,只能讓你失望了……


   盛夏,還沒有到上午出工的時候,天就已經很熱了。
   小屋外面的竹林里,畫眉小聲小氣地叫著,與以往群鳥聚集喧嘩的情景大不相同。這是因為,眼下正是鳥兒們的婚戀時節,畫眉都成雙成對地忙著哺育雛鳥,連鳴聲都變得溫柔了不少。這輕柔的鳴聲,與屋后大樹上知了求偶的高啼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幾只麻雀在屋檐下忙碌著,見我瞪著眼睛看它們,就發出了一陣示警的急促鳴叫。它們建造巢穴的技術還真歉點火候,那屋檐下吊著好幾根長短不一的干草,一看就明白有麻雀在里面建了愛巢。當然,有這些小生靈陪著,冷清中就增添了不少的生氣,我們是不會去打攪它們,更不會掏它們窩的。
   我和大山坐在堂屋的八仙桌旁,享受著自己的早餐。摻了些許洋芋的稀飯是我天還沒有亮就煮好了的,為的是早上一收工回到家,就能吃上冷熱合適的稀飯,飯后還可以休息一會兒。在夏季,我們一般都是一次煮上一大鍋稀飯,分盛在兩個陶缽里,可以吃兩頓。這樣,一個白天就不會再為煮飯的事忙碌了。晚上的時間相對要長得多,回來現煮也是可以的。
   石頭仔沒有坐在屋子里,一開始他就端著飯碗夾了些咸菜走了出去。自從住在我們知青小屋后面的初中女生娟子從學校放暑假回來后,他就有事無事往她家里跑,連吃飯這么個工夫都不消停。這情景明顯地告訴了我們,他是又要戀愛了。
   娟子是我們生產隊副隊長的小女兒,今年剛十七歲。人長得很清秀,身體苗條得如一根亭亭玉立的蔥。臉白凈精致,一看就沒有做過什么農活,整個人出落得跟一尊瓷娃娃似的。
   用“情種”來形容石頭仔一點都不過分?;故竊謁障孿緄哪且荒甓?,他就上演了一出戀愛的活劇。對方是個女知青,在離我們點十多里的另一個生產隊落戶。問過石頭仔他們的事情,他只是含糊地說是在串隊時認識的,具體情節一概不談。但是,他不說也不要緊,因為關于他倆的事已經傳得沸沸揚揚,早就不是秘密了。
   那年冬天,雨下得特別長,連著十來天都沒有停過。他到那女知青點上去的時候,一不小心就掉進了冬水田中。那是人家生產隊的屯水田,把它說成是口池塘也不過分,這屯水田足有一米多深,下面的淤泥也厚,冷不防掉下去后,一身冬裝浸得精濕。
   那個女生所在知青點有四名女生?;購?,建房時每個人都建得有間小屋,這才方便了人家照顧他。石頭仔從里到外都濕透了,赤著身體躺在人家的床上,那個女生又是洗又是烤的,連著忙了一個晚上外加一個白天,才將他的衣服烘干。這以后兩人的感情也迅速升溫。外面都在傳,他們兩人的戀情基本上都公開化了。
   后來,這事就傳到了女生家長那里,人家的父母專程來到鄉下,死活不讓女兒再與石頭仔交往下去?;狗懦雋巳綣遣恢卸?,父母就雙雙去死的狠話。女知青父母的棒打鴛鴦拆散了一對相戀的人,也讓石頭仔消沉了好久。
   眼下,見石頭仔成天神飛色舞,像個話婆子似的,明眼人一看就清楚他是又沉浸到戀愛中了。這次的對象是個鄉下妹兒,人家父母會不會又要干涉呢?知青與知青戀愛的事見得多了,知青與鄉里妹子戀愛,很容易被人們認為是想占別人的便宜。因為大家都清楚,知青到鄉下來,就像是船頭上的客,終究會離開這里,上調回城的。所以,對石頭仔的這段新戀情,我和大山都認為長久不了。
   屋后隱隱傳來石頭仔爽朗的笑聲,娟妹子的聲音也混雜在其中,大山搖了搖頭,問我道:“我們兩個打個賭,你干不干?”
   “好好的打什么賭呀?不過,既然你老兄興致這么高,我就陪你一下,說吧,打個什么賭?”
   “就賭等一會石頭仔要來請假?!?br />   “請假?請什么假?”
   “你想呀,今天是什么日子?區上當場,那個娟子也放假好多天了,肯定想去場上買點什么……娟子都要去了,石頭仔能不跟著去呀?”
   “哦,我明白了,你是說,石頭仔要請假陪她去趕場……”
   “聰明。怎么樣,你信不信?”
   “你這叫打賭呀?這不就是明擺著的事嗎?娟妹仔要去,石頭仔肯定要屁顛屁顛地跟了去了。不過,為了迎合你的打賭,我就選擇:我不信?!?br />   “好,那你輸了的話,今天就得陪我到區上去,我們也去趕個場?!貝笊膠⒆悠乜醋盼?,臉上露出了笑來。
   我白了他一眼:“怎么了,你也想戀愛了?也想去區上找個學生妹兒繞一繞?”
   “我?想戀愛了?非也,非也!我就是想到新華書店去看一下,《戰地新歌》第三輯出來沒有,出來了的話,就買一本回來,前兩輯都唱膩了?!?br />   說話間,就見石頭仔帶著滿臉的笑意從外面走了進來,見我們都瞪著眼看他,臉紅了一下,趕緊走到廚房添飯去了。
   “怎么了?當了人家這么久的上門女婿了,連飯都不讓你添一碗呀?”待他出來到桌子上夾咸菜的時候,大山奚落道。
   “誰當上門女婿了?我只不過去問……問娟子一道數學題而已……”
   這個理由估計連他自己也不相信,那張臉越發紅了。
   大山并不聽他的,依然順著自己的話題說道:“這個副隊長也是,小氣扣門兒帶吝嗇!都這么長時間了,女婿上門也不說請他吃點好的。待會兒我要見了他,非得批評下他不可!”
   “就是嘛,大魚大肉就免了,但怎么著也得炒上個菜,就是弄上個韭菜炒豆干也好嘛!你瞧他們,別說好吃的了,稀飯都不讓人家添一碗,還得讓貴客回到自己家里來添?!蔽乙哺膠狹艘瘓?。
   石頭仔夾了幾塊泡蘿卜在飯上,留下一句:“你知道人家不讓我添飯了?是我自己不好意思?!筆紛械閃宋頤且謊?,甩下句:“不跟你們說了……”轉身就走,可還沒有走出門,就又回過了頭來,沖著我們嚷道:“今天請個假哈,我想去趕下場?!?br />   “是去陪小媳婦吧!”大山說道,不由發出一陣開懷大笑。這笑聲感染了我,也跟著他笑了起來。
   嚴格地說,我們還真有點羨慕石頭仔,不管怎么說,敢恨敢愛就算是性情中人。有個佳人在心里記掛著,這日子也過得快一點。
   在這寂寞的山里,人又處在青春年少之時,完全沒想過男女之情,那是假的。大山的情況我不甚明了,就算是有也得繃著,顧成一下大哥哥的面子。而我自己,也都在閑暇時自覺不自覺地憧憬過未來。我甚至也想像過和一個美麗善良的農村姑娘來了場轟轟烈烈的愛情,并且成了家,有了愛情的結晶……不過想是想,卻并沒有付諸實踐。
   大山和石頭仔還沒有到來時發生的那件事,至今我都記憶猶新。如果不是我巧妙地應付了過去的話,恐怕我就成了全區知青中第一個在農村安家的人了。
   那是一個初秋的下午,天很好,頭天才下了雨,將秧苗洗得嬌嫩欲滴。風多情地吹著,在耳朵發出輕輕的聲響。我和社員都在晚稻田里忙碌著,扯著惱人的雜草。突然就聽到隊長在不遠的地方叫我,我抬頭一看,只見他和一個城里干部模樣的人正站在田埂上,見我轉過了身看他們,隊長滿大漢就朝我招著手,讓我到他們那兒去。我上了田。在田角的深水處洗了洗手上的泥,來到他們身邊。
   隊長對我說:“這位是區上專管青年工作的劉副書記,是專程來看望你的。你和他好好談一談吧?!?br />   見我們相互認識了,滿大漢這才下到了另外一塊田里。
   劉副書記約摸三十五、六歲,高高大大的,他一把握住我的手,對我說:“我們就到水庫堤上去走一下吧?!?br />   我點了點頭,隨著他走上的庫堤,邊走邊聊了起來。
   他先是問了下我的情況,習不習慣這里的生活,在得到肯定的答復后,對我說:“你下鄉后的表現,我們都看到了。一句話,不錯!真的不錯!區上也準備樹你這個典型?!?br />   “我?典型?不行不行,我下鄉滿打滿算也就兩個來月,哪里當得了典型嘛,不行不行……”
   “這是組織對你的信任,”劉副書記打斷了我的話,嚴肅地對我說,“你要珍惜這份榮譽才是。知識青年在農村是大有武之地的。就拿我來說,當年初中畢業回鄉時,也才二十多歲,這一晃就過去這么些年了,我不是在這里干得好好的嗎?怎么樣,你有在農村干一輩子的決心沒有?”
   這突如其來的發問讓我的心跳不已,我看了下他的臉,想從那張臉上看出他的話到底是什么意思。
   “……當然,如果,如果有這個必要的話,我當然可以在農村扎下根來……”
   “這就對了嘛,前些天,和張書記在擺談時,我就在替你打包票,我說你肯定愿意在農村扎下根來!果不其然……”他笑了,很開心的那種笑。
   “……”
   我不知說什么好,只得沖著他傻笑了下。
   “其實,我今天來找你是來給你介紹對象的?!彼哪抗飩舳⒆盼?,似乎想看到我的內心去。
   我囁嚅著:“你是,你是來給我介紹對象的?”
   “什么叫扎根?扎根就是在農村安家。只有在農村安下了家來,才能算是扎了根。也只有這樣,組織上才會正式考慮怎么全面培養你?!?br />   “可是,可是,我還不到二十歲呀,要明年春節后才滿二十歲呢。現在國家鼓勵晚婚,聽人講,男女雙方加起來要滿五十歲,才能結婚?!蔽腋轄羯昝髁俗約旱哪炅?,想把劉副書記的話堵住。
   誰知他卻說:“這個我當然知道。但是,你們知青,特別是要在農村扎根的知青不在這個規定之列。只要你愿意,組織上明天就可以批準你們結婚!”
   我啞然失笑了,這個領導可真夠著急的,先是說來給我介紹對象,這對象是誰都還沒有說呢,就要張羅著讓我結婚了!
   他自己也好像意識到了這一點,趕緊說道:“還不知我給你介紹的對象是哪一個吧?告訴你,就是你們隊的曉瓊姑娘。她人長得如何我就不說了,你們住的地方離她家很近,肯定是見過的。我聽說,你們昨天都還見過面的。對不對呀?”
   “昨天?哦。對的,她不是在區上讀高中嗎,我昨天托她幫我交了一封家信。你連這個都知道呀?”
   “當然,我是把這件事情當作個特殊任務來完成的。告訴你,女方,就是曉瓊姑娘,我已經找她談了。她一聽介紹的是你,馬上就答應了下來——人家一直對你有好感。而且人家父母聽說你是想在農村扎下根來,也都很高興。當即表了態。現在,就看你的了?!?br />   劉副書記急切地看著我,期待著我的回答能令他滿意。見我久久沒有說話,又說:“沼氣池,沼氣池知道吧,那可是個好東西。方便!只要你同意了和曉瓊姑娘的婚事,你們的住房就由我們區上來建,而且建的時候,就會把沼氣池修好,以解除你工作上的后顧之憂?!?br />   “劉書記,我十分謝謝你的好意,但婚姻是件大事,我怎么著也得要征求下家里父母的意見?!蔽宜檔?,“你看這樣好不?你給我幾天時間考慮一下,然后我再回答你?!?br />   一下子回絕人家還是說不出口,就來個緩兵之計吧。
   “哦,考慮一下,是的是的。你說得也有道理,是得要好好考慮一下。這樣,我就給你幾天時間,但你要盡快回答我喲,不要讓我失望……我可是要竭力促成你和曉瓊姑娘的婚事的……”停了停,他又補充了一句:“這事要真成了,就是一件可以上地區報紙頭條的新聞了,絕對是值得大力宣揚的典型事例?!?br />   我的心里跳得很厲害,那個曉瓊姑娘我當然認識,憑心而論,不論從哪方面講,她都是出色的,長相更沒得說。
   但是,聽劉副書記的意思,不是讓我和她先談下戀愛,而是馬上要把婚事給定下來,最好一步到位,把婚結了。這樣我就不用再考慮幾年后調回城了??晌冶暇夠共宦暄?,現在就成家也太早了點。
   這以后,他又托人給我帶過信,問我考慮好了沒有。如果不是他不久后就調到縣上去任職,這事擱置了下來,還真不知道該怎樣收場。
   其實,我和曉瓊家離得很近,也常常見到她,她一定是知道了這件事,見了我很不好意思的樣子。有好幾次還想要問下我什么。我在想,她可能還不知道劉副書記調走的事,一定還在等著我的答復吧??墑?,美麗的姑娘,我只是一個窮知青,一個連自己都很難養活的窮知青,還沒有成家立業的經濟基礎,也沒有做好成家的思想準備,所以,只能讓你失望了。
   我的腦海里翻騰著這些往事,眼睛居然有些發潮了。剛好,碗里的飯吃完了,我起身走進了廚房。
   門外傳來一陣麻雀緊張的叫聲,一聽就是發生了不平常的事,我走到了門邊,定神一看,原來不知何時,從麻雀窩里的掉下兩只小鳥來,它們在地上撲騰著,引得老鳥不知所措。我趕緊將小鳥捉在了手里,又叫大山搬來一根凳子,踩上去,把小鳥放回到窩里。
   太陽升起很高了,氣溫也越來越高。我和大山隨著隊上幾個趕場的年輕人來到了區上。今天是當大場,到處都是前來做點小生意的村民。特別是設在小河邊的糧食市場,更是擠滿了買糧賣糧的人,將那個拱形的石橋擠得水泄不通。
   我們兩人是沖著新華書店去的,但要去那里,就必須先過這個石橋。沒有辦法,只得硬著頭皮隨著人流朝前涌,好不容易才過了橋。
   說是新華書店,其實就是縣里的新華書店在此處設的一個點。門面不大,書也不多,但卻是區里唯一能夠買到新書的地方。我們走進去,隔著柜臺伸長脖子看著里面的書,營業員已經熟悉了,見是我們,就問道:“你們還是想買《戰地新歌》第三輯呀?我一直在幫你們打聽,但縣上也沒有這本書?!?br />   “哦,這樣的呀……”一種失望從心里升了起來。又看了下里面的書籍,見沒有我們鐘意的,就和營業員道了別,走了出來。
   外面的人還是很多,不想再去擠出一身臭汗來,就干脆朝區中學走去,那里不是交易區,人要少得多。反正已經出來了,現在回去倒早不晚的,也干不成事,就放自己一天假了。到學校去可以感受一下久違的文化氛圍,說不定還能引起自己的一番回憶來。當然,我和大山也想順便看一下石頭仔,看看那小子是怎么纏人家娟丫頭的。
   你別說,還真是巧,剛進校門,就見石頭仔牽著娟丫頭的手,有說有笑地走了出來。娟丫頭的那身中學生裝束,怎么看怎么順眼。一見我們,兩人都有些不自在了,趕緊松開了十指相扣的手,裝著無事人的樣子。
   石頭仔朝著我們笑著,可那笑一點都不自然:“……你們也來了呀?”
   “啊,是呀。只興你來就不興我們來呀?我也想來交個女朋友呀!”大山一本正經地說了句。
   “那好,那就好……嘿嘿……嘿嘿……”石頭仔笑著說。
   我推了他一下,指著已經走到前面去了的娟丫頭對他說:“你就別再裝了,快去吧,人家都走遠了?!?br />   石頭仔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又朝我們擺了下手,趕緊去追娟丫頭去了。
   幸福的時光總是過得很快,眨眼工夫,學校的暑假就要結束了。那天,石頭仔送娟子返?;乩春?,就有些悶悶不樂。問他怎么了也不愿意說。就在秋收到來前的一天,我們見他從娟子家出來后,就一頭扎在了床上,拿被子蒙上了頭,大山想去拉開被子,他死活都不讓。
   不用問,他這是又失戀了。兩個年輕人都彼此相愛著,恨不能天天都膩在一起。這事仍然出在家長身上。與前一次不同的是,這次,副隊長夫婦是擔心女兒被人騙了,別看石頭仔現在這么多情,但他遲早是要走的,到時候你還不落個雞飛蛋打的下場么?我和大山這樣分析著。
   那個時節,不論是男女知青之間的戀情,還是知青與當地女青年的戀情,都鮮有成功的,前程未卜,人還沒有安定下來應該是一個主要的原因。
   而我自己的那段談不上是戀情的戀情,也因劉副書記的調離無疾而終。事情過去好久了,我都還在想,如果劉副書記不走,還要促成這件事,我會不會真地答應下來,而走上另外一條人生的道路呢?
   老實說,連我自己也不清楚。
  

共 5762 字 2 頁 首頁12
轉到
【編者按】秋語老師的這篇《青春安放于何處》取材于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知青上山下鄉這個歷史大背景下,通過“石頭仔”、“我”的感情經歷從另一個側面和角度表現出那段歲月留給那一代人的曲折、無悔或許還有悲壯;同時也真實的反映出一種基于自身的歷史態度,從而留下了一段刻骨銘心的“初戀”經歷,一段被歷史湮沒下的人生。散文《青春安放于何處》用質樸的語言和輕松的場景再現了石頭仔和娟子的情感發展,也讓“我”與曉瓊姑娘有了某種“姻緣”的猜想,雖然最后都是無疾而終,但故事的發生、發展卻是那么的真實。也讓讀者對那個年代有了另一種感觸。當然,對于我來說,讀完整篇散文后卻讓我想起了李商隱的那兩句詩: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雖然沒有什么可以捶胸頓足的事,但是那段經歷必定成為追憶時才覺得它很珍貴,也許這就是人生吧……謝謝秋語老師的文章,第一次給秋語老師的文章編輯,妄言處請秋語老師見諒?!頸嗉航剿俊窘獎嗉俊ぞ吠萍鯢201905310005】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江山水墨        2019-05-27 22:57:25
  秋語老師,晚上好!
祖籍江南,軍墾二代;喜歡胡楊,喜歡雪山,喜歡沙漠......
回復1 樓        文友:透明秋語        2019-05-28 06:48:10
  感謝水墨社長的精心編輯和精美編按!
2 樓        文友:江山水墨        2019-05-27 22:57:42
  期待更多精彩作品!
祖籍江南,軍墾二代;喜歡胡楊,喜歡雪山,喜歡沙漠......
回復2 樓        文友:透明秋語        2019-05-28 06:50:55
  謝謝!力爭不辜負水墨社長的厚望!
3 樓        文友:江山水墨        2019-05-27 22:58:19
  謝謝秋語老師帶給我們的精彩文章!
祖籍江南,軍墾二代;喜歡胡楊,喜歡雪山,喜歡沙漠......
回復3 樓        文友:透明秋語        2019-05-28 06:52:14
  水墨社長深夜編輯辛苦了!保重!
共 3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