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八一文學 >> 短篇 >> 情感小說 >> 【八一】山腰里的村莊(小說·旗幟)

精品 【八一】山腰里的村莊(小說·旗幟)


作者:阿泥的村落 童生,604.23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4349發表時間:2019-05-27 22:37:42

【八一】山腰里的村莊(小說·旗幟)
   一
   山,如墨染的屏,一幅接一幅,萬種嬌情千姿態;山,如江河的浪,一坎又一坎,此時起來彼時伏;山,如護城的墻,一堵挨一堵,露岀了鋒利的齒;山,如盤踞的龍,一條并一條,扭著騰飛的身軀;山,如泥捏的畜,像牛也像馬,供奉先祖和天地。
   村莊筑在山里的山腰上,圍著滲和茅草夯出的黃泥墻,打著自家土窯里燒出的青磚和黑瓦。那房屋,東一間,西一棟,頭頂的,是祖宗傳下來自從盤古開天地開出的天,腳下的基礎,也是自從盤古開天地開出的地,間間都是漢唐的風,棟棟都有宋明的俗。如果說,大山是山民的魂,那么,他們就是山魂繁衍的靈。
   山里的坡陡谷也斜,缺少蓄水和平地,挨著泉眼處,摳出一方水田種大米。那稻田,像木槌,像鐮刀,像彎月,大塊只有幾米長,小塊也就是插上十幾株秧,一頂斗笠蓋住了,不留神,叫人點數準忘記它。從春到秋收兩季,打下的谷子,若是家中人口多,養家糊口還困難,一桶米飯蒸下來,地瓜絲、木薯片、山藥塊,還得搭配七分半。
   山里人平日向大山討生活,砍伐大樹放下山,賣給山下做生意的木材商。商人把木頭編成排,連接起來如長龍陣,捎排工號子在群山里蕩,那木伐,順著金山江,放到山里人沒有去過的它鄉。山里人換來的銀元,除了油鹽醬醋和買米,還得省下壓箱子,急用時,才好把柜底翻一翻。蓋房子、迎婚嫁女、過年全家大大小小添件新衣裳,或是有個頭痛腦門熱,遇到這些煩人的事,沒有錢,會讓人的臉色很難看。
   山里人,怕下雨。山里頭都是黑黑的地皮黃黃的土,下雨時,那些泥巴像被老天爺翻攬拌,一腳陷下去,粘膩膩,半晌才得撥岀個窩。這天氣,什么活計也做不了,只好懶懶散散呆屋里,有時一泡就是二、三旬,守著一扇門,盯著一口窗,看山,看雨,看著那天黑了亮,看著那天亮了黑,看得人們腰酸背痛渾身不自在。
  
   二
   香菇客來到大山中,和山里人一樣靠山吃山討生活。夏季里,專找那些會長香菇的倒木,一根一根扛到山的背陽處,鋸成一截一截的木段,齊整整,一堆堆,架成方方正正井字型。入了冬,他還是把那些不能長香菇,山里人當劈柴也看不上眼的倒木往山下搬,送到打好的土窯燒木碳,等待來年春天派用場。
   香菇客,跟山里人唱反調,雨水足,那些碼好的段木堆里,那些漫山遍野撿不完的倒木上,香菇才會猛勁冒。這時節,只有他穿件盔甲似的棕衣,頭頂鍋蓋般的竹笠,一根扁擔穿著兩只大簍筐,出沒在青山綠色的林子里,采摘那些仗著雨水天,在斷木、倒木、枯木樹皮上爭相拋頭露面的香菇,非得待到天色暗,才肯回到草棚來。
   香菇客的草棚搭在半山脊,向陽、干燥又透風。柱子、橫梁用的是大毛竹,棚上架著一層厚厚的茅草,棚頂尖又陡,叫蒼蠅飛上去也站不住腳,更別說是那滑溜溜的雨滴。草棚有兩間,一間是焙房,正中挖出長方形的淺坑,上面架子上擺著幾層竹片打編的篩子。這坑是火塘,燒木碳,焙香菇不能用柴火,若是串上煙熏味,香菇的賣價就要打折扣。挨焙坑不遠,壘砌的三塊石頭上安放一口大鐵鍋,下面可以塞柴枝,燜飯、煮菜、燒水,全憑它。另一間,怕返潮,離地一尺高,平平整整地鋪著一節節鋸好的小雜木,焙好的香菇拿麻布袋裝好后,一口一口地碼上方?;辜煩鲆豢樾〗鍬?,打著的草蓆底下墊著干稻草,算是香菇客睡覺的床。
   在山里做活計的山里人,晌午時分歇腳時,都會找個附近人家討碗粗茶解個渴,或借人家灶臺熱一熱棕葉包裹著的冷飯團。香菇客的草棚,經常有人來,有時就像約了伙、結了伴,一來就是好幾撥。他們圖的是放肆,不拘束,說說鬧鬧玩得開,香菇客是外鄉人,本地人的講究在他面前沒忌諱。
   香菇客是外鄉人,翻過好幾座大山才是他家鄉,拿手比劃不很遠,行走起來也是幾天幾夜的路程。剛開始,還有人知道他姓名,后來,不知誰叫了第一聲“香菇客”,大家都跟著喊開了,再也沒人問他姓啥或名啥。
   香菇客吃透一個理,岀門在外,遠近大小也管叫走江湖,一雙眼睛還得學會放得亮。他在家,人來了,客客氣氣地招呼,燒鍋噴香噴香的香菇湯,讓他們用好飯團后洗洗腸。走時候,也是笑臉相送到門外,會吸煙的,往你口袋里塞上一撮土煙絲。若不在,焙房門也從來不上鎖,屋內,三塊石頭立起的灶坑旁,放碗香菇干,擺盒洋火柴。門口的木樁上,還置著土瓷壺,壸嘴上套著一節竹筒子,壺里盛滿沖泡好的茶水。
   山里人,奇怪那擺著茶壺的木樁,在戶外立著好幾根,不喂牛不養羊,誰也不知道香菇客打在地里做啥用。當座墩,半個屁股也挨不著邊,那么高,更沒人愿意爬上去沒事找事耍。
   山里人,樸實憨厚性子直,誰敬我一尺,我敬誰一丈。這些年來,香菇客與山里人沒有拌過嘴,更沒動過粗,山里人把他當作客人待,誰家遇到有個紅喜喪白事,座上賓上還少不了他。
   轉眼雨季又要到,今春香菇客倒是犯了愁。山里人都長成一個倔脾氣,寧愿餓著肚子也不肯看著別人的臉色來下飯。誰家有事,大伙你幫我來我幫你,不拿人家一毫一厘的工錢,誰也忘不了欠了誰家的情。山里人還是家鄉寶,更見不得有人下山到大戶人家做長工來打短工。
   前幾年,香菇客是找兔歪子來幫忙。兔歪子,一人飽,全家飽,一人餓,全家餓,山里頭名付其實的光棍漢,才不管什么臉皮和面子。一到雨季他就沒地方浪,那棟破爛屋頂上的灶囪頭,三天兩頭難得見到冒青煙。若是人家把自家菜園子盯得緊,這年偷挖不到地里的地瓜,只能背貼床板,肚皮貼著背,睜著眼,數著眼睛里冒岀的金星。聽說香菇客要他來幫工,只要盯著焙坑里的木碳,不要熄火也別太旺,管酒又管飯,季節過了還給幾塊銀元花。這等好事,他心里還來不及想,腦袋已經雞啄食般忙點頭。去年冬,山下的山貨客上山收香菇,香菇客忘了收好他們丟下的十幾塊大銀元,兔歪子抽個空檔摸走了。到現在,整座大山還看不到他的影。
   山里人看到香菇客急著要找人,幫他介紹李嬸來幫工。李嬸上山來,實話實說對香菇客講,她家兩個媳婦一前一后都生了娃,早上還得忙著家里的活,只有下午才有時間來幫他。李嬸見香菇客皺起眉頭又犯愁,拿嘴努了一把不遠一戶人家岀主意,要不找她來幫上午的忙,這兩年都沒見她添過新衣裳。
   李嬸家里大大小小有一窩,她不想和銀元過不去,能得一塊是一塊,人窮時,蒼蠅的爪爪也是肉。
  
   三
   李嬸說的她,住在香菇客草棚山脊腳跟頭,挑高往下探,房子、院子都被放小了。這戶人家,進了大門,正對著兩層高的木樓,院子兩側,兩排平房相對著,聳起煙囪那邊,做廚房和飯堂,另一邊,是堆劈柴農具和雜物。圍墻四周菜地里,稀蔬地種著的果樹像風景林,有柿子,桔子,板栗和石榴。二樓還挑岀了走廊,陰天時,可以攤涼衣服和被套。前幾年,入冬后,還看得到屋檐下掛著些需要風干之類的食物,如一條條的臘肉,一串串柿餅和紅紅火火的問天椒。
   其實,這戶人家,現在已經沒落了,若大院子里,只居住著一位小寡婦,小寡婦名字叫山蘭。人們都說嫁過的女人就是花兒也會褪了色,如果山蘭沒把漆黑的頭發綰到后腦勺,標志著是有過男人的婦女,那絲毫不走形的身段,那如羊脂般泛光的膚肌,叫人看去,準以為還是沒出過閣的黃花女。
   山里人都曉得,山蘭嫁過兩個郎,而且兩個男人都死了,都是死在她過門后沒幾天。
   山蘭娘家在大山更山里,上面有個哥哥是天生的啞巴,快三十了還沒討成親。經媒人撮合,她一咬牙,為了哥哥的婚事,和第一個男人家里換了親,男人的妹妹過門到她家。憑良心,這門親,委屈的是她小姑子,山蘭倒不虧。男人雖然窮,人老實,也本份,不缺胳膊不缺腿,只是家中勞力少,起早摸黑也掙不來錢。成親那晚,挑去紅頭巾,見到男人的模樣,山蘭的心還如小兔般,“砰、砰”地跳了好一陣,慶幸自己命好嫁個如意郎??墑?,天有不測風云,小倆口日子還沒嚼出味,一個深夜里,男人半夜起更,在茅廁旁,摔個大跟斗,無病無災地走了。湊巧的是,男人的妹妹嫁給啞巴哥哥沒大半年,也是半夜起更碰到鬼,無緣無故地小產,身下攤著一大堆血水,這可是一尸兩命的橫禍。
   山里男人說話粗,只要女人不在場,口中無遮擋,什么事兒也敢掰。都說山蘭屬白虎,隱私之處是塊大白板,硬把她男人克死了。這些話,都是從兔歪子嘴里溜出來,他說得是有憑又有據,不能不讓人相信他。
   兔歪子鼻溝豁開一條長口口,整個嘴巴如被人擰過般,扭向左邊斜著放。人人都說五觀不全的人心事歪,這話按在兔歪子身上一點也不委屈他。他見到女人就像中了風,抖著手腳晃著身,一雙兔子般紅紅小眼珠冒出的邪火,專撿女人身上不該留目的地方瞅,盯得人家渾身上下不自在。平日里,山里姑娘媳婦見了他,都要繞著走。他也不敢太放肆,只是沾些眼睛和嘴巴的光,他知道,山里人見不得調戲女人這等下三濫的事,惹人惱了,打斷胳膊腿兒也白搭,那冤那屈無處喊。
   在山里,誰家娶媳婦,兔歪子準是不請自來到,那心情,比撿到金元寶還高興,如一只饞嘴的貓,吃不到魚,還能嗅嗅魚腥味。鬧洞房那一夜,就算對人家小媳婦有些出格的舉止,主人家咬牙切齒也不能拿他來翻臉。山里人,新婚夫婦三天無大小。鬧洞房,只要不把人家媳婦拐跑,動手動腳,講些酸話瘋話,主人家還生不得氣,否則,夫妻倆往后日子不和睦,鬧個雞飛狗跳悔青腸子都無處怨。
   山蘭鬧洞房那夜,突然刮起一陣好大的風,愣是把插在土墻上掛著的洋鐵皮筒子里的松明火把吹熄了。本來懷著一肚子壞水的兔歪子,借著幾分水酒勁,擠到新人旁,冷不丁伸岀雞爪似的手,朝山蘭身子摸過去。這一次,他可沒有討到好,黑暗中,不知從哪起一腿,朝他褲檔飛過來,把他踢翻在地下。他扶著墻根回家后,整整是躺了十天半個月,胯下的命根子都險些被廢了。
   山里人,嫁出去的女兒潑岀的水,無論在婆家受了什么委屈,或有什么大變故,別指望娘家人出頭當靠山。嫁雞趴雞窩,嫁狗守狗洞。命苦的,男人死了,若有一兒半女,還得為婆家傳宗接代守寡一輩子。要是男人沒留下種,二年后,婆家會把媳婦當作女兒來相待,待到找到合適的人家,收了聘禮,再把她嫁出門,娶媳婦這筆份子錢還得撈回來。
   男人死后,山蘭整整守了兩年寡,經媒人撮合后,又說給現在的人家。這戶戚姓人家花錢娶回這門親,更多心事是拿它來沖喜。他兒子比山蘭整整大十歲,雖不傻,卻犯下渾渾濁濁的癡呆病。聽說以前不是這個樣,還在山下私塾里上過幾年學。就是因為讀了書,識了字,才不把山里的女孩放眼眶,喜歡上山下的姑娘,但人家姑娘卻瞅不上他?;氐繳嚼錆?,自家的門坎再也沒有邁出過,整天介日里,有如丟了魂來失了魄。
   山蘭這回更命苦,結婚那晚,吃完宴席,要送新人入洞房,新郎倌卻不見了。好幾天后,人們才在山頭的林子里找到他,死在一塊巖石邊,身上不見任何傷和痕。山里人有規矩,男人死了女人在,都由自己女人為他擦凈身子換衣裳。山蘭這回可是留了心,就算自己再晦氣,同樣的事兒也不可能莫名其妙來兩回,這回她可仔細了,果然在死去的男人身上發現了奚巧。
   禍不單行,不到二年的時間,公婆也撒手走了。公公臨終前,拉著山蘭的手,叮囑道,這若大的宅子就傳給她,求她招個男人上門來,生下第一個男孩隨他戚家姓,別斷了戚家一代接一代傳下來的香火。
   自從公婆過世后,山蘭是上沒大來下無小,就算偷個男人養個漢,山里人除了茶余飯后多份聊天的料,這閑事不會有人出頭管。山蘭不是那號人,偷雞摸狗被人指著著脊梁骨罵破鞋的事兒做不出。但孤苦零丁的日子熬得苦,哪個女子心甘情愿辜負青春好風光,她也想正兒八經找個規規矩矩的男人成個家,偏偏是,再也沒有媒人上門來招惹她。
   哪個地方都不缺騷公雞和饞嘴的貓,盯著山蘭看的不少,想去碰她的人也只能在心里想,因為她是白虎星,山里頭的一枚刺梨兒。男人雖然嘴巴硬,說什么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真的要去送性命,十有八九還是不樂意。
  
   四
   山里頭,杏花開了,梨花開了,桃花開了,還有那些叫不出名兒的野花兒也開了,粉粉紅紅,雪雪白白,一叢叢;紫紫藍藍,濃濃淡淡,一點點。疊綴在蔥蘢的山坡和山頭,一座座大山都添換了新衣裳。
   山里頭,雨水也來了,一茬接一茬,把整座大山澆個透,山上的斷木上,香菇客伐下的段木里,樹皮開始腐爛,香茹釘釘一點一點地往外冒,黑褐褐,毛茸茸,宛如一把漸漸撐開的小油傘。
   前陣子,香菇客聽了李嬸的主意,思來想后也只有這么辦,他讓李嬸跟山蘭去說說,看看她是否愿意來幫忙。香菇客在山里呆了好些年,偶爾和山蘭也打照面,兩人僅僅只是端起眼角瞟一瞟,算是招呼過去了,幾年來,誰也沒跟誰搭過腔。香菇客不想去招惹那份腥和臊,讓山里人沒事編排起事兒來,誰也知,寡婦門前是非多。

共 33525 字 7 頁 首頁1234...7
轉到
【編者按】這是一篇描寫山腰里村莊的村民恩怨情仇,最后,他們面對日本鬼子的侵略,放下個人恩怨,攜手抗日的故事。山蘭是山腰里村莊的一名寡婦,還是兩次在新婚期間連著克死了兩個男人的寡婦,山里人說山蘭屬白虎。山蘭不相信有連著暴死兩個男人這么湊巧的事,主要是她在第一個男人死的那晚,看到過窗外那雙兇惡的眼睛。山蘭暗地里懷疑香菇客,香菇客從外鄉來山腰里村莊種植香菇,自己焙香菇干賣錢。當李嬸找山蘭去給香菇客打工時。山蘭答應了,這個時候,上次偷了香菇客的十幾塊銀元貨款潛逃的兔歪子回村了,打扮時髦,并帶回來一個日本人——井下犬,井下犬給村民一家一塊銀元做伐木的定金。村民每砍一棵樹,就得一塊銀元。村民都忙著伐木掙的錢。盤踞的土匪頭子過山龍,帶著手下嘍羅,扛著幾條破槍在山里挨家挨戶走,兇煞惡神般丟下了狠話,伐木他要抽水。村民怕惹不過過山龍,答應給他抽三成水。井下犬卻主動來找過山龍了,也替村民們出頭來了。交手后,井下犬的手下一槍沒放,就從腰間掏岀小炸彈,炸得過山龍像野兔般灰溜溜地逃竄。接著孔瞎子也來了,他曾經跟著瞎起哄過鬧紅。不過孔瞎子這次是勸山里人不要助紂為虐,幫著日本人砍木頭。山蘭給香菇客打工以后,逐漸解除了對香菇客的懷疑。自從孔瞎子講過抗日的言論之后,砍木頭的村民越來越少。井下犬跑回大本營,把戰俘的腳踝頭套著一條細細長長的鐵鏈子,來做免費勞力伐木。井下犬的隊伍里又來了渡邊龜,他很好色,圖謀強奸山蘭,香菇客和幫忙?;ど嚼?,過山龍和孔瞎子也幫忙打死渡邊龜和兩個隨從。各自散沙的香菇客,過山龍,孔瞎子,因為抗日,三個人聯手抗日了。在過山龍和孔瞎子對香菇客講起陳年舊事,山蘭才知道,當年,過山龍喜歡山蘭娘,霸王硬上弓時被山蘭外公踢廢了男根,發誓要讓山蘭外公斷子絕孫,于是殺了山蘭兩個男人和山蘭啞吧哥哥的媳婦??紫棺雍拖愎嬌?,過山龍,放下過去的恩恩怨怨,聯手用石子襲擊日本哨兵,救了百把號戰俘,還繳獲了一挺機槍和八條日本人的鋼槍。戰俘都投奔過山龍打日本了。他們和井下犬部打了一場遭遇戰,過山龍腿被炸殘,為了掩護其他人離開,他拉響了身上掛著的手雷。小說人物較多、脈絡清晰、描寫細膩立體、語言簡潔。力薦賞讀!【編輯:極冰】【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1905280016】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極冰        2019-05-27 22:41:50
  感謝阿泥老師賜稿八一!o(* ̄︶ ̄*)o
  
   村民放下個人恩怨,一致抗日,很有政治意義!小說描寫細膩,脈絡清晰,人物生動鮮明,很有文學意義!
  
   祝阿泥老師生活愉快!佳作不斷!o(* ̄︶ ̄*)o
極冰
回復1 樓        文友:阿泥的村落        2019-05-28 05:27:59
  謝謝極冰老師辛苦編輯,問好,早安。
2 樓        文友:墨林        2019-05-28 11:13:45
  問候老師!樸實的民風,樸實的山民,在民族大義面前,也能放下個人恩怨情仇。山村里的一曲悲壯的民族魂。感謝賜稿八一文學,祝創作愉快!
墨林
回復2 樓        文友:阿泥的村落        2019-05-28 12:12:46
  謝謝墨社蒞臨指導,在您領導的團隊,創作很愉快,問好,祝安。
3 樓        文友:閑妹        2019-05-28 21:00:55
  大敵當前,民族的力量,拋棄了恩怨,聯手抗日,好小說,為作者點贊。
回復3 樓        文友:阿泥的村落        2019-05-28 21:16:43
  謝謝閑妹老師留評勉勵,敬茶,問好,祝安。
4 樓        文友:勞英        2019-05-29 16:45:45
  山腰上的村子就是山的靈和魂。山村里人們在作者筆下生花。山民的恩恩怨怨,是山村里人們的家常便飯。最重要的的是山村里的人們如何共同抗日,這才是真正的主題。恭喜作者精品佳作!祝作者安!
相信自己的努力
回復4 樓        文友:阿泥的村落        2019-05-29 22:03:45
  感謝勞芙老師留評勉勵,祝江山評論部老師們工作順利,萬事如意!問好,祝安!
5 樓        文友:劉春        2019-05-30 11:40:13
  拜讀小說。改兩個字:蹊蹺,第三節,倒數第四段最后二字。
老兵
回復5 樓        文友:阿泥的村落        2019-05-30 12:40:40
  感謝劉春老師對拙作給予的關注和指正,我飛箋編輯部改過,再次表示感謝,以后創作中一定注意錯別字的糾正,敬茶,問好,祝安!
6 樓        文友:醉江南        2019-05-30 15:05:19
  拜讀佳作,故事講述鮮活,生動感人。讀而令人耳目一新!問候妹妹,期待精彩無限紛呈!
醉江南
回復6 樓        文友:阿泥的村落        2019-05-30 15:53:17
  謝謝詩主留言勉勵,八一社這個大家庭真好。祝詩主創作愉快,敬茶,問好,頌安!
7 樓        文友:伙苗        2019-05-30 17:31:17
  恰到好處的景物描寫烘托故事情節,使人物形象更加突出,從而反映了農村生活的原始風貌,有剪不斷的恩怨,更有可貴的情緣。拜讀了,向老師學習!
伙苗
回復7 樓        文友:阿泥的村落        2019-05-30 19:03:43
  謝謝伙苗老師留評加勉。我拜讀過老師的所有作品,老師不僅對生活觀察入微,而且很有生活的沉淀感,老師寫景寫物是由情而生,我只是觸景生情,向老師學習。問好,祝安!
共 7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