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綠野荒蹤 >> 短篇 >> 江山散文 >> 【綠野】有種偶然叫巧遇(散文)

編輯推薦 【綠野】有種偶然叫巧遇(散文)


作者:煙波放釣 進士,7046.16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430發表時間:2019-05-27 22:22:08


   這是一次不短不長的自駕旅行,跨度雖然只有數百公里,從閩西的武平啟程,一路向東,直到閩南的石獅結束回來。我沒有特意去計算這一路的有過多少美麗的遭遇,但經歷的處處偶然和種種感動,總讓我有種不吐不快的沖動。于是,不善言說的我,只好將這些在文字里分享。
   (一)
   人在旅途,總會有失之交臂的頓足遺憾,也會有不期而遇的驚喜連連。就如我從泉州來到龍巖武平縣旅游,用餐時酒樓的老板卻是我失聯十多年的老友王建華,這種喜悅自是不言而喻。故人重逢是偶然,能夠賞得美景更是一種巧緣。
   就如眼前這座有著許多傳奇的梁野山。
   我確實是孤陋寡聞之人,只知龍巖有土樓、有冠豸山,卻不知還有座國家四A級的景區梁野山。引起我興趣的倒還不是此山有多奇、有多美,而是這里一位與家鄉泉州有些淵源的人物——定光古佛鄭自嚴。隱于梁野山陡峭山坡中的“仙人洞”,相傳這里是鄭自嚴的修煉之處,悠悠白云攔腰走,腳下峭壁萬丈深!與此人跡罕至荊棘叢中的寂寥石洞中清修,不能不讓人感嘆古時出家人的堅忍和定力。定光古佛鄭自嚴是客家人的?;ど?,深受當地百姓虔誠信仰。聞說佛爺是古代泉州府人時,不由得讓我有些沖動,便想登山去與之攀緣。
   站在武平縣的劉亞樓紀念廣場上遠遠望去,系屬武夷山脈最南端的梁野山山脈綿綿,氣勢磅礴,面積達14365公頃,最高峰梁山頂古母石,海拔達1538.4米,為武平的第一高峰。又稱為“梁山頂”的梁野山,武平人將其視為“母親山”,在“武平八大景”之中位冠其首。梁野山山勢雄渾,峽谷險峰為其添奇,溪流飛瀑增其靈秀,仙人洞、古母石、千年古剎野山寺,更給梁野山涂上一層神秘的傳奇色彩。
   南國的秋天靜靜的來,似乎不帶一絲的痕跡,不像北方入秋便有種蕭殺的滋味。地處閩西的梁野山與閩南一樣,盡管入秋了,但山依然青,樹依舊郁郁蔥蔥,并沒有太多的斑駁變化。幾朵棉絮般的白云掛在梁野山的頂端,藍天、白云、綠樹……構成我喜歡的色彩分明的山區景致。梁野山素有“閩西人的香格里拉”美譽,除了仙人洞、古母石的神奇,尤其以云礤村附近的瀑布群風景獨好。
   從云礤村莊右側小路進山,路邊溝渠流淌著清澈的山泉水,逶迤的山道掩映在翠竹、灌木和叫不出名字的草木中,循著曲折幽深的小徑溯溪而上,兩旁林木蒼郁,含笑,鹿角杜鵑,三花冬青、椿葉花椒……許許多多我叫不出名字來的灌木,與野藤相纏交織在一起,也不知誰依附著誰,誰滋養著誰,總之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就如夫妻一輩子,盡管有性格、文化、背景等差異,到但一輩子風風雨雨下來,早已水乳交融,再分不出彼此了。
   一路上聽文友美永介紹,。順著木棧道一路走走停停,遇有美景處便停下來讓自己在相機鏡頭里刻下到此一游,此時心里不禁暗笑自己,總譏諷那些美女喜歡在鏡頭前搔首弄姿,臨到自己卻也忍不住裝模作樣擺拍秀下自己。正胡思亂想時,忽聽前面游客發出驚喜的喊叫聲:“看,瀑布!”盡管自己與之尚有一段距離,但我的耳邊已然隱隱傳來飛瀑的轟鳴聲響。停住腳步,仿佛感覺腳下的大地在激烈地顫動。急趕慢趕了幾步,舉頭望去,只見懸崖拔地而起,那高聳的峭壁仿佛被鋒利的巨刀切過一般,瀑布若銀河倒懸,千絲萬縷的水匯成澎湃的瀑水依崖傾瀉直下,氣勢雄偉磅礴,遠看仿似飛花濺玉、白幔斜掛,瞬間撒出的千萬滴水珠落入崖底,有如云遮霧罩。人于瀑前,飛絮般的水霧撲面而來,順著臉腮流進嘴里,感覺甘甜無比,冰涼沁心,人的精神頓時為之一振。云礤瀑布動人心魄,蔚為壯觀,一幅自然天成的畫面令人心曠神怡。我留意到,在通往金龜瀑的石階前有一塊碑,不知是誰留下了一首五言絕句《飛云瀑》“靈水宴紅唇,丹欄纏虬根;風帶瀑泉起,仙沫濕額門?!筆惴⒊鱟髡叨粵閡吧皆祈迤儼嫉南舶?。云礤瀑布群共分三級,二級范圍最大也最雄偉壯觀,景區在這里設了臺階、護欄,以便游客登上觀景臺憑欄遠眺、欣賞飛瀑美景,亦或池邊駐足戲水。
   云礤瀑布,宛如一道碩大的水簾,又如一串高掛在崇山峻嶺中的珍珠項鏈,湍急的水流從高崖噴涌而下,飛玉濺珠,白煙滾滾,如雷聲轟鳴,在山谷回蕩。瀑水飄落,化作無數顆跳動的水珠,漫如輕煙,飄飄灑灑,源源不斷,彌散在空氣中像雨像霧。我站的地方距離瀑布那么近,近得可以伸手撫摸它的臉龐,感受到它的心跳??吹狡儼嫉男圩?,因而心里更多了一份興奮和激動,耳邊聽著它的奔騰呼嘯,心里感受著它的澎湃激昂,在訇然作響的瀑布聲里,狹窄的胸膛在無限的擴張,就想伸展開自己的雙臂去盡情擁抱那飛流直下的瀑水。此時,我的心已經被深深地感染了……我不知道,流瀉的飛瀑是山的氣概,還是面對斷崖的縱身一躍,流水以一種從容而又蕩氣回腸的氣勢,宣告著一種志向?我不知道,這是否算是流水的一種死亡方式?但當命運走向悲壯,當生命面臨深淵,滾滾向前永不回頭這正是流水的品質,哪怕是粉身碎骨!飛流直下三千尺,這驚世駭俗的一躍,光芒似電閃一般照亮了山谷懸崖。
   果然是“無限風光在險峰”,我不知道,在這梁野山中還有多少不為人知的涓涓細流在此匯集傾瀉而下,在層層疊疊的山巖上碎成一顆顆耀眼的珍珠,然后迅速地匯聚成流,優雅的蜿蜒轉身,奔騰地唱著歌繼續向前……
   梁野山確是一處適合歸隱之地,林間幽靜,日影斑駁,蟲鳴螽越,草木深深,清風徐徐。于與世無爭的日子里,拾階而上或賞林中美景,或覓石而坐,閑來聽風,細看流云落葉飛花;與林木為友,活一場瘦骨的清姿;與幽山為友,活一場仰止的傲態;與光陰為友,活一場風雅的人生。
   只可惜,我輩乃碌碌凡人,總避不開紅塵種種,所以對于這份神仙的日子也只能想想而已。我輩中人好像都在快節奏的生活和工作,你爭我奪,難得慢下腳步來。其實,只要生活慢一些,讓心靜下來,隨性安然。就如當下,于這幽靜的梁野山中掬來一捧陽光,便感覺前程燦爛錦繡;拂一縷清風,便滿懷欣喜愜意。
   站在山下遠遠看去,古母石懸空立于山頂,似乎一陣風吹過來,便會滾落山下。但我顯然是杞人憂天,千百年來,它依舊以一種搖搖欲墜的狀態,恭候著每一位游人登。而當地人傳言中的“仙人洞”距古母石約有500米距離,相傳是鄭自嚴的修煉之處。傳言中有座唐代寺院,但早遭毀棄,僅存遺址而已。替代之的是建于宋代的梁野山寺,雖然歲月久遠,幾經興毀,香火卻依舊旺盛,寺中祀奉的便是定光古佛,閩粵贛三省有不少善男信女前往覲拜。寺前有白蓮池、仙人井,仙人井旁有一建于乾隆十四年的小石塔一一普福塔。廟右后角不遠處有“出米石”,此外還有摸子石、銅鼓石、仙人床等自然景觀。山的東面有名聞遐邇的太平山媽祖廟;山的南邊有碧波菏漾的六甲水庫和風光旖旎的六甲山莊。
   問過美永,方才知道梁野山主峰離云礤尚有數個小時的路程,加之山路崎嶇,一時不易探訪,心里不免有些遺憾。
   想來,人生中難得盡善盡美,總得留有些遺憾方有惦念。來日方長,有緣雖千里可巧遇,無緣當面難逢!
   (二)
   風過花落、松林濤聲驚動了山鳥,山鳥的鳴叫又撕破了山林的幽靜,這是一個在無聲中顫動、寂靜中回旋的清新世界;那山溪中的游魚,竹林里流動的山風,讓從喧囂城市來的我們感受到身在山野中的自由自在、無拘無束……踏上安溪白瀨的王帽山時,我頓時被它靈山秀水的美景所感染、所震撼。因為沒有大型工業的污染,所以這里的天空湛藍如洗,仿佛舉手可觸,而山中奇峰怪石間,浮起潤澤的霧氣,溪澗泉水潺潺,竹林、松聲、奇石、溪流……構成了一幅幽遠深邃的王帽山寫意山水。
   王帽山位于安溪白瀨鄉的西北方,因其頂峰有一塊奇石酷似皇冠而得名“王帽”。沿著王帽山蜿蜒曲折的山道上來,在海拔四五百米的山腰處,遠遠的就可以看見許多依山勢而建的老式房屋,貌似梯田般錯落有致。據說,當清晨霧起時,輕云滿溢,薄霧彌繞,周圍的一切都將變得虛無縹渺起來,整個村莊便在濃霧里若隱若現,仿佛處于天庭仙境之中,令人嘆為觀止?;蛐硪蛭庵幀按逶讜浦懈?、人于霧里走”的奇美,這個叫做“上格”的山村便另外有了一個非常詩意的名字:“云霧村”。云和霧、石和樹雖是山中的平常景物,但與自舞的野花,幽情的山鳥相配,便應了那“觸袖野花多自舞,避人幽鳥不成啼”的句子,觸動人心柔軟的情思,仿佛在天地之間掛起一幅浩大的山水畫卷。王帽山確實就是一幅寫意山水,在迷離之中引人悟道,這是畫家們繪不出的禪意,讓人淌佯在“淵默無聲”的想象里,沉醉在“洪鐘未擊”的瞬間觀照中,將生命溶入了剎那終古、一滴萬川、有限與永恒為一的境界里?;蛐硎且蛭獬瀆樾緣納剿?,才能夠滋養出一代名震天下的理學高士。據說,一代大儒、清朝文淵閣大學士李光地年少時就曾在這里清修苦讀。我想,滿腹經綸的他必定是得益于深山幽居而打下深厚的國學基礎的。
   王帽山四季如春,松柏、樺樹、杉樹、高山榕……常年綠樹成蔭,即便到了秋冬季節,也有丹楓銀杏為山色增添繽紛。但在這派郁郁蔥蔥里,最讓我贊嘆的卻還是王帽山的松樹,它們或孤生于山巔石縫,或斜長于峭壁懸崖,或參天而立,或虬枝交錯,滿身結疤裂痕褐色粗糙的松皮,蒼翠欲滴的松針,還有滿地掉落的松果,偶有風過,濤聲如歌,為這不動的畫面,注入了妙不可言的生機。我特別鐘意閣頭那十幾株形態各異的迎客松,一到此便讓人有種如臨仙境的恍惚感。在中華深厚的松文化中,從古往今來的詩文中隨便一翻就有吟誦松樹的詩句,如陶淵明的“景翳翳以將入,撫孤松而盤桓”、“芳菊開林耀,青松冠巖列?;炒蘇晷闋?,卓為霜下杰”、王維的“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李商隱的“有風傳雅韻,無雪試幽姿”、還有孔平仲的“秀色媚山腹,孤標摩斗魁”,古人們對松樹的贊美之情溢于言表。千里冰封,萬里雪飄,萬花紛謝,草木凋零,唯有松樹依舊枝葉青翠茂密不改,卓然挺立依舊,凌霜傲雪,正因為松有此品,孔老夫子才在他《論語》中由衷贊嘆道:“歲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br />   王帽山除了松樹的蒼勁,還有大自然鬼斧神工令人驚嘆的奇石,這些形態各異的怪石奇趣無比,散處在王帽山中,或如鱷魚張開血盆大口、或如牛蛙野地酣睡、或似雄獅笑傲來客、或像雄鷹睥睨萬物……王帽山千奇百怪的巖石,源于火山巖地質帶的山體,在遠古時期這里應該有過較大規模的火山噴發,這些千奇百怪的奇石就是從當時的演變后慢慢形成的佳作。除了奇石,王帽山中另有洞天,如“一線天”、“蝙蝠洞”、“峭壁洞府”以及雕琢在峭壁上的暗洞、水簾洞、思過崖石室等等。如此多的“洞天”,不禁引我遐想聯翩,特別是“一線天”下面的那個蝙蝠洞,黑黝黝的洞里往外幽幽地冒著寒氣,不知道里面可有傳說中的蝙蝠精,反正膽小如鼠的我肯定不敢一探究竟的。當地人介紹說,以前的洞里住著成千上萬只蝙蝠,只要隨便扔一塊石頭進去,受驚的蝙蝠便會蜂涌而出。但現在或許是因為氣候寒冷的原因,從外面看進去,并沒有發現蝙蝠的蹤跡。
   因為時間關系,沒能到“思過崖石室”一訪了,但留有一些懷想也是一種美麗的牽掛,畢竟人生總有些未盡人意的遺憾。據說,“思過崖石室”巨大的巖石腹部已經被掏空而形成一個天然的石室,石室內十分寬敞,壁上還有窗,可以看見外面的一線天,旁邊距地面1.5米左右的石壁上竟有一個小窟窿,形態大小如湯盆,上面不見水滴下,盆底也沒有水滲出的痕跡,令人驚奇的是即便遭遇干旱,盆里卻依然留有小半盆水。傳說很久以前,石室里住著一個和尚,守著一尊佛,而這半盆水恰好足夠和尚飲用,從不干涸。
   王帽山氣勢奪人,給人以“高山仰止”感覺,山上古樹奇石,煙靄丘陵,遠山空濛,一片悠遠清淡雅意,空靈的山水風光中蘊含著深長的意趣。冬日里的王帽山沒有層層疊疊的濃墨重彩的絢麗,但它更似一幅水墨寫意,山巒遠去,草木蔥蘢,澗流交橫,煙水迷濛中透出一種清幽淡遠,能給人一種穩重平和的滿足。
   在接近山巔的地方有一池清潭,潭水清冽,一層白色的煙霧在水面上彌漫升騰,當陽光與清潭對面赤色的崖壁交映下,水面的輕煙頓成紫色。登上王帽山頂,感受更是不同一般。放眼眺望,遠近山巒盡收眼底,重巒疊嶂,云霞明滅,飛瀑流泉,令人神往,把人帶入一種“言有盡而意無窮”的意境之中。
   夕陽漸漸西斜,透著寒氣的山風拂過,在落日的照耀下,王帽山披上了一層淡淡的金黃余暉。此時的山道上,幾只未見主人跟隨放牧的鵝鴨沿著彎彎的山道搖搖晃晃悠閑地逛著……
   (三)
   頭頂上,一會兒是天藍云白,一會兒又是濃云密布,層層疊疊如棉絮堆積的云海,仿佛在告訴流連在各個風景名勝的玩客們:“還不趕快回轉,臺風要來了!”說起臺風,前段日子那個名叫做“莫蘭蒂”的臺風,著實讓泉州人吃盡了苦頭,至今仍讓人心有余悸,大有談風色變之態。我立于山下,遠遠遙望山巔那座“姑嫂塔”,和頭頂上變幻莫測的云天,在陣陣令人站立不穩的大風里,不由得讓人想起與之相關的那則傳說。

共 7032 字 2 頁 首頁12
轉到
【編者按】這是一篇記事游記散文,奇山峻嶺,優美壯觀,既有古典典故,也有故事傳說,美輪美奐,詩情畫意盡在其中,作者站在歷史人文的高度鳥瞰下下天下,任憑風浪淘淘奧梁野山奇峰攢集、異巒疊嶂,上下瀑布群更是壯觀非常云礤瀑布,宛如一道碩大的水簾,又如一串高掛在崇山峻嶺中的珍珠項鏈,湍急的水流從高崖噴涌而下,飛玉濺珠,白煙滾滾,如雷聲轟鳴,在山谷回蕩。瀑水飄落,化作無數顆跳動的水珠,漫如輕煙,飄飄灑灑,源源不斷,彌散在塔氣中像雨像霧。王帽山山中奇峰怪石間,浮起潤澤的霧氣,溪澗泉水潺潺,竹林、松聲、奇石、溪流……構成了一幅幽遠深邃的王帽山寫意山水。寶蓋山姑嫂塔傳奇故事令人動容。詩情畫意盡在其中貫穿整篇文章,如身臨其境,感慨萬端,人文古跡峻嶺奇峰,美不勝收。文筆老辣,語言清晰優美,推薦閱讀好文章。問好煙波弟弟,歡迎多回家光顧?!頸嗉鐨摹?/div>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煙波放釣        2019-05-27 22:32:47
  謝謝秋心姐認真編輯和推薦,問好姐姐!
一壺茶,一竿釣,一懷好心情
共 1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