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暗香文墨 >> 短篇 >> 影視戲曲 >> 【暗香】大義拯救(戲劇劇本)

編輯推薦 【暗香】大義拯救(戲劇劇本) ——小警劇


作者:冷梅含香 白丁,92.6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1299發表時間:2019-05-26 21:40:07
摘要:山東濱湖縣警官鄭大光與導游吳小葉是青梅竹馬的情人。吳小葉貪圖富貴,被人拐騙到邊境走私販毒,被判死刑。吳小葉的媽媽胡蓮花請求鄭大光去邊境拯救女兒,大光不計前嫌,大義隨行。到了云南邊境瑞麗城,與當地警局配合調查小葉販毒一案。鄭大光利用高科技技術,在網絡上釣到了真正的毒販霍大發,洗清了吳小葉的罪名。歌頌了我公安干警本著不冤枉一個好人,也不放過一個壞人的原則,執法如山,大義凜然。

【暗香】大義拯救(戲劇劇本)
   時間:2018年春
   地點:山東濱湖縣城→云南瑞麗市
   人物簡介:
   鄭大光:男,30歲濱湖刑警
   吳小葉:女,28歲導游(囚犯)
   胡蓮花:女,50歲小葉媽
   嚴律師:男,46歲山東金牌律師
   邢隊長:男,42歲瑞麗市緝毒隊隊長
   霍大發:男,35歲緬甸籍華商(毒販)
   女警官(甲)27歲(獄警)
   男警官(若干)
   男青年(霍助手)
  
  
   第一場聞信驚變
  
   幕啟:濱湖縣城公園內,花紅柳綠水潺潺,鄭大光穿一身便裝上。
   鄭:(唱)春光明媚艷陽天,鳥語花香滿公園。
   父母逼我去相親,地點定在假山邊。
   我與小葉青梅竹馬同長大,相親相愛十余年。
   都怪我工作太忙少陪伴,她貪圖富貴移情別戀。
   兩年來出走無音訊,但愿她生活幸?;橐鱸猜?。
   希望今日相親能如愿,夢中情人到眼前。
   (坐在假山石塊上等待)。
   胡:幕后(唱)
   我匆匆走來踉蹌行,心如刀絞火燒胸。(急上)
   (唱)公園內去找鄭大光,拯救我女兒出火炕。
   自從小葉悔婚離家走,我無顏去見親家翁。
   今日事急我無奈,去找大光求人情。
   抬頭望大光坐在假山亭,我不顧一切向前沖。
   大光面前雙膝跪,未曾開言淚雨傾。
   鄭(大驚)(白):胡姨你這是干什么?
   胡(白):大光??!
   (唱):小葉負你出走兩年整,
   我又羞又愧心不寧。
   昨日公安傳噩耗,
   小葉她,她……她邊境被捕判死刑。(泣不成聲)
   鄭:(白)什么?判死刑?怎么回事?你站起來說給我聽。(拉胡)
   胡:(白)公安的同志對我講,小葉從瑞麗海關入境,在拉桿箱里查出了毒品。小葉已認罪,判了重刑。我女兒從小乖巧守規矩,哪能販毒把人坑。她一定是上當受騙替人頂罪名。
   鄭:(白)小葉雖然有些虛榮,但不至于走私販毒做違法的事情。她如今關押在哪里?情況如何你要對我細說明。
   胡:(白)大光??!小葉在瑞麗女子監獄服刑。你是警察懂法律,我求求你,不記前嫌,救救我女兒,別讓我白發人送黑發人。(哭泣)
   鄭: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胡姨,你趕快回家準備準備,我去單位請假,再請來山東省的金牌律師,明天咱三人趕赴瑞麗。搞清情況再作道理,事不宜遲,快行動!
   胡:(為難地)大光,聽說你是來相親的,咱這一走……。
   鄭:(白)人命關天,相什么親?救人要緊,快走!
   (二人下)
  
  
   第二場探監
  
   (瑞麗女監舍中,小葉靠窗呆立張望,心中凄然,思緒萬千……)
   吳:(唱)望窗外,
   春光明媚天藍藍,南雁北飛返故園。
   深陷牢籠心意冷,風掃落葉返枝難。
   悔不該,愛虛榮,貪富貴,離家園,
   舍老母、棄初戀,跟著大發到邊關。
   為了接母過海關,箱內查出毒品為哪般?
   如果不把罪來認,又怕發哥受牽連。
   莫名認罪定了案,血貫九泉心不甘。
   盼望發哥來看俺,訴說衷情把他保全。
   可憐我的白發母,千里迢迢難相見。
   自吞苦果心凄慘,生離死別我太冤。(背過身去)咳!
   (鄭、嚴邊讀邊上)
   鄭:(白)嚴律師,咋晚咱們給輯毒大隊的干警座談,他們發言很熱烈,對小葉販毒一案,仍存很多疑點。
   嚴:(白)這案子是有些乞巧,咱得細細求證,查出案子背后的真相。那些大毒梟,慣用美女走私販毒,沒想到海洛因一查出,小葉就承認帶毒是自己所為,甘愿認罪服法。大光,這吳小葉很可能是上當受騙替人獲罪。
   鄭:她就這么個人,純情善良。別管干什么,都首先想著別人,她認罪,一定是有難言之隱。
   嚴:過一會兒見了她,要好好盤問,讓她供出案子的實情,咱再作打算。
   (鄭、嚴二人走場到監舍前,向內招手,女警官上,三人耳語,靠后站立。)
   女警:(向內喊:吳小葉,出監!有人探視,來探視室,坐在那邊等著,別東張西望的。)
   吳:(念)聽說有人來探監,心中好似急浪翻,一定是發哥有情男,不枉我為之把罪擔。(翹首向外察看,鄭和嚴迎上前。)
   鄭:小葉,我來看看你,這位是嚴律師。
   吳:(迎上,驚退)大光哥,你咋來啦?
   鄭:(小葉呀!唱:)聽說你犯了罪,
   我怎能袖手旁觀。不相信你會販毒,
   為什么把罪行擔?我請律師前來搭救你,
   希望你把案子的實情對俺談。
   吳:我已認罪,無須再談!
   鄭:(唱)上當受騙不是你的錯,執迷不悟案難翻。
   法律無情人有情,你說出真相,我才能為你洗冤。
   (小葉含淚扭頭就走,鄭大光上前拉?。?br />   小葉,小葉你別糊涂,無辜代罪,青春難返!
   吳:我沒代人認罪,自己甘愿服刑。
   嚴:大光?。。ǔ┬∫陡試溉シ?,
   你何必勸說自作多情,
   小葉你想一想,俺千里迢迢來救你,
   你為何不領情。
   小葉:(唱)我與大光恩斷義絕無關系,你何必與我念舊情。
   鄭:(唱)我此番救你非私情,執法如山求公平。
   咱倆婚姻不成仁義在。
   兄妹之情你莫忘凈。
   你好比弱柳風吹斷,落花流水污淖中。
   你若不把實情講,我怎能為你洗冤情?
   你思一思,想一想,何去何從自分。
   吳:(唱)大光講出真情,我心潮起伏難說清。
   吳:(接唱):光哥對我情意重,
   千里救贖洗罪名。
   我心神不定說不清,
   自吞苦果肚里明。
   低下頭細思量,
   重重疑點分不清。
   發哥若是把我害,
   他一定是披著羊皮的狼。
   心驚膽戰不敢想,
   落入陷阱后悔有啥用。
   上當受騙愧對親人面,
   倒不如一死都干凈。
   我自作孽自已受,
   何必把他牽入案情中。
   大光哥,我今求你一件事,
   照顧我媽度殘生。
   今生負你成敗柳,
   當牛做馬報來生。
   鄭:(唱)說什么今生報來生,
   你分明是逃避現實把己哄。
   代人頂罪太糊涂,放走真兇法不容。
   坦白才是光明路,舉報惡人,能贖罪立功。
   嚴:(娓娓勸道唱)吳小葉呀!
   (唱)長江還有回頭浪,
   響鑼不用重錘敲。
   壞人設局你往里跳,
   執迷不悟把命拋。
   懸崖勒馬不為晚,
   掩護壞人罪更高。
   思一思來想一想,
   何去何從你自掂量。
   (手機響,接聽)喂,我是嚴林,什么?明日結案?
   這,這……我剛到瑞麗怎么好回去……?
   噢,噢,我明白了,我立即飛回……好,好,就這樣辦。(轉身對鄭說)大光,剛才山東高院來電話,明日有一大案要結案,讓我即刻返回。對不起,我得馬上趕往機場。你和小葉好好談談,查清案情給我打電話,我立即回來。
   鄭:嚴律師,既然如此我送你。
   嚴:不,不!我打出租車去機場,你在這繼續查案。就此別過?。ㄗ吡講接只?,對小葉說)別固執己見,白送了性命。大光對你一片真情,不要辜負了他,再見?。ㄏ攏?br />   鄭:再見?。ㄖS胛饉哪肯嘍?,默默無言……)(想了想說:)小葉,我問你幾個問題,能否如實回答?
   吳:大光哥,你問吧,我一定如實回答。
   鄭:你跟何人來到邊境?可知那人啥背景?
   吳:前年我帶旅游團來到瑞麗,在網上結識了緬甸華商霍大發,他是億萬富翁,家在果敢,在邊境一帶做生意。
   鄭:他年齡有多大?在做什么生意?
   吳:他今年三十五歲,是單身?!按蠓⒒跽弧鋇睦習?。做的是水果、百貨和玉器。
   鄭:他和什么人多來往?晚上常住在哪里?
   吳:國際經商客戶多,我不知他和啥人有來往。瑞麗西南有個姐告城,對面就是緬甸的木姐鎮?!澳窘憒蠓⒕頻輟筆撬?,常住酒店,一套豪華間。有時白天來瑞麗,晚上一定回那邊。
   鄭:除了做生意,他還有什么愛好?
   吳:一是喝酒K歌,二是上網群聊。
   鄭:他愛唱什么歌?
   吳:最愛唱中國民歌。他的男中音渾厚圓潤,唱起來聲情并茂,激情滿懷。讓人聽得心潮澎湃。特別是那首陜西民歌《桃花紅,梨花白》唱的特別陶醉。當年就是他的這首歌,叩開了我的心扉。(害羞地低下了頭)
   鄭:我們十幾年的感情,還不如他的一首民歌?
   吳:慚愧!
   鄭:霍大發的老家是不是陜西?
   吳:可能是,沒問過。
   鄭:他愛上網聊天,你知道他用的什么網名嗎?
   吳:他的網名很多,常用的就幾個,好像“旅游桃花”、“梨花”、“俏哥”、“靚妹”等有關系。
   鄭:當初你們倆在網上聊天用的什么網名?
   吳:我的網名叫“愛旅游的桃花妹”,他的網名叫“梨花俏哥夢中來”。
   鄭:(思考)是了,是了,這家伙就是用這種手段迷惑純情少女。網名都與那首民歌似乎有著內在聯系(輕聲唱):“桃花那個紅來,梨花那個白,漫山遍野向陽開,呀呀得呆”,哎,下面是啥詞來?
   吳:“穿過桃花林來,趟過梨花?!?br />   鄭:(接唱)“憨憨的哥哥采花來呀,呀呀得呆”。
   吳:對,對!你唱得沒他唱得陶醉。
   鄭:他到底用什么辦法騙的你如此陶醉?
   吳:(生氣地)不許你再問他,我不說啦!
   鄭:你還沒告訴我過海關時,箱子里有毒品?
   吳:我若知道還敢過關?
   鄭:毒品哪里來?(緊追)
   吳:我也不知道。
   鄭:為什么自頂罪?
   吳:不愿意牽連更多的人。
   鄭:你最怕牽連誰?
   吳:(唱)光哥把我追,心慌意亂不知怎樣回?
   本來是個無頭案,我怎能讓他們都攪進來。
   狠狠心,咬咬牙,自作自受心不虧。
   大光哥,我已判罪成鐵案,要想翻轉不可回。
   你的情意我心領,別再為我翻案往下追。
   我今雖死不足惜,可憐我媽年邁人。
   鄭:(唱)你媽已經跟我來,我去叫她你等待。
   吳:我媽來啦!她在哪里?(東張西望)
   (喊)媽媽,媽媽……
   女警官:你喊什么喊,老實點!
   (鄭與女警官耳語,胡匆匆上?。?br />   鄭:(鄭對胡說)胡姨,小葉給我說了很多,就是不肯供背后真兇。你要勸她說出實情。找到放毒品的人,才能把你洗清。
   胡:大光,你且在門外等。我有辦法讓她說實話,供出案情。
   女警:(對胡說)你的探視時間只有三十分鐘,有什么話快說。
   (大光隨女警下)
   胡:(喊)女兒,女兒……
   吳:(撲向胡)媽媽?。概反罌蓿?br />   胡:(邊哭邊唱,母坐女跪)女兒呀!
   自從你狠心離家園,
   媽媽我時刻把你念。
   白天吃不下飯,晚上淚洗面,
   你一走兩年不回還。
   媽媽天天把你盼,
   盼來盼去你成罪犯。
   小葉,小葉,這到底為哪般?
   吳:(唱)我是個不孝女,叫媽把心擔。
   悔不該,毀婚絕情意,
   貪圖富貴跟人私奔。
   女兒享了福,也遭了難,
   判了死刑后悔晚。
   我的媽呀媽,女兒判罪實在冤?。ㄊ純蓿?br />   胡:(捋著女兒的頭發語重心長訴說唱)
   我守寡二十載,養女多辛酸,
   盼兒快長大,雖苦心卻甜。
   你和大光如手足,相親相愛十年。
   老人盼你早成婚,享受天倫抱上孫。
   誰曾想,你人大心開不聽話,
   逃婚棄母與人私奔。
   箱內毒品哪里來?
   判你死刑到底啥原因?
   你不說原因我三頭碰死你面前。
   吳:(大驚唱)上前拉住我的娘親。
   媽呀媽你別傷心,
   女兒真情對你說原因。
   離你走時曾經發短信,
   我跟著霍大發去了木姐鎮。
   發哥對我是真情,
   一心為我赤誠心。
   帶我去了七、八國,
   還許我一個豪華婚。
   他好意叫我回家接娘親,
   讓您老來享福入豪門。
   誰知過海關時我無心,
   查出拉桿箱內有毒品。
   夾層里查出四包海洛因,
   重量足足有二斤。
   當時我也很納悶,
   拉桿箱本是我親手裝。
   哪里來的海洛因?
   又驚又怕昏了頭,
   仗義認罪怕連累他人。
   胡:(唱)你怕連累別人把罪認,
   不怕殺頭你漿糊一盆。
   那個發哥到底是什么人?
   為何認死保他身。
   吳:(唱)他是華商緬甸人,
   資產過億是豪門。
   他對我恩義相加很癡心,
   危難時我怎能負他心。
   媽呀媽,你再問,
   還有何情你不清?
   胡:(唱)臨來前夜你住何處?
   房間里還有什么人?
   吳:(唱)我住在木姐酒店豪華間,
   發哥出差就我一人。
   胡:(唱)房間鑰匙有幾把?
   還有何人能開你的門?
   吳:(唱)鑰匙兩把,發哥一把我一把,
   平時都是帶在身。
   胡:(唱)木姐酒店的服務員,是不是能開你的門?
   吳:(唱)那是我和發哥的臥室,誰也不敢進。

共 11384 字 3 頁 首頁123
轉到
【編者按】吳小葉本和鄭大光是夫妻,但是由于吳小葉愛慕虛榮,原以為交上了好男人霍大發,可是萬萬沒想到的是,霍大發是毒梟。他利用吳小葉幫自己運毒品,吳小葉還天真地以為霍大發是對她好的,不可能會陷害她的。而鄭大光相信她不是這樣的人,為了能幫助吳小葉,便設法裝扮,設計抓捕霍大發,原來這一切都是霍大發設計的計謀,讓吳小葉幫自己運賭,吳小葉還不信,最后霍大發說出了一切,吳小葉認清了霍大發的為人了!戲劇脈絡清晰,人物刻畫鮮明,情節跌宕起伏,弘揚正能量,打擊販毒人員,也提現鄭大光對吳小葉的大義拯救,不計較前嫌。不冤枉一個好人,也不放過一個壞人!品讀佳作,感謝賜稿暗香,祝創作愉快,好戲劇,好作品!祝安!力推佳作!【編輯:易辭】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易辭        2019-05-26 21:42:00
  好作品,好戲劇,品讀!弘揚正義,打擊毒梟,期待再次來稿暗香,祝佳作連連~~
最是人間留不住,朱顏辭鏡花辭樹!
共 1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