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暗香文墨 >> 短篇 >> 影視戲曲 >> 【暗香】曲河縣斷案(小品戲劇)

編輯推薦 【暗香】曲河縣斷案(小品戲劇) ——做人孝為先


作者:冷梅含香 白丁,92.6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1041發表時間:2019-05-26 20:20:21
摘要:曲河縣令第一天上任,就接到兩起狀告兒女不孝的案子,縣太爺及其夫人經過詳細審案,做出公斷。對不孝子女,進行了批評和懲罰,弘揚了百善孝為先的大義精神。情節曲折,妙趣橫生,值得茶前飯后欣賞。

【暗香】曲河縣斷案(小品戲劇) 時代:清末秋天的一個傍晚
   地點:北方某省曲河縣縣衙
   布景:縣衙大堂,堂后有一紗幔。
  
   人物:簡稱
   縣太爺:50歲太
   夫人:47歲夫
   田桂花:68歲田
   薛丁山:50歲田之子山
   張桂花:49歲山之妻張
   薛桂花:26歲山之女花
   李季:70歲郎中李
   李仁義:41歲李養子義
   王桂花:38歲義之妻王
   衙役若干,為主:甲乙丙丁。
  
   幕啟:縣衙內,一片安靜。
   突然,衙外傳來擊鼓聲……
   太爺急上,(唱):
   昨日剛到曲河縣,鞍馬勞頓尚未收拾完。
   正與夫人用晚飯,忽聽堂鼓響連天。
   急忙來到大堂上,何人傍晚來喊冤?
   衙皂們,升堂……
   衙役喊堂威:?…………
   太:(拍堂木)把擊鼓人帶上堂來!
   甲:擊鼓人上堂……
   田:(上?。┨霉儼鉅簧?,老身心酸淚漣漣,
   只因生個不孝子,老稀之年來見官。
   山:(山急上,拉田)娘,你別告我!
   田:(甩臂)誰是你娘!你娘在家來!
   甲:不要啰嗦,趕快上堂!
   田:(氣昂昂上堂,兒子只好跟著)民女參見大老爺!
   山:民,民男參見大老爺?。ū荒傅妨艘恢猓?br />   田:老身給大老爺叩頭。(跪)
   山:老爺,小身給大老爺叩頭。(跪)
   太:吔,來了倆?你們誰是原告,誰是被告???
   田:老身原不想告他,只因他與他小娘合謀,搶奪家產,逼我嫁人,如今趕我在外,無處安身,走投無路,才來告狀。
   山:大老爺,她不該背著我來告狀,老小子我也冤!
   太:你們說的什么?亂七八糟,老爺聽得頭都大了,
   (紗幔后人影晃動,太回頭聽聽,點頭,摔木)?!你們姓什名誰,家住哪里?到底什么關系,誰告誰?一一稟來!
   田:大老爺?。ǔ├仙砑易⊙彝?,自幼配夫薛永年。俺的名字叫田桂花……
   太:慢著,慢著!你是那個皇嫂——田桂花?不對吧?田的丈夫叫黑豆,不叫薛永年!
   山:大老爺,俺爹的小名叫黃豆,不叫黑豆!
   田:大老爺?。ǔ┪曳蚧貧共皇悄嗆詼?,我也不是皇嫂那個田。我夫妻只生一子當寶看,娶妻張氏多不賢。前年我夫下世去,這小子與他小娘合謀霸家產,立逼老身去嫁人,流落街頭甚可憐。老爺與我來做主,把他倆個來懲辦!
   太:?,這回我聽明白了!薛永年有一大一小兩個老婆,這小子半熟!與他小娘合謀,把親娘趕出門去,奪取家產,是也不是?
   田:(驚)這……
   山:大老爺!俺娘說的俺小娘,是指俺老婆,她是罵俺哩!
   太:你該罵!你把你,你,你如何和你小娘,不,不對,是你老婆,怎么合謀,逼嫁你母,奪取家產一一招來。若有半句謊言,打你五十大板!
   山:小的不敢,小的不敢!
   太:說!老太太你起來吔。
   山:大老爺呀?。ǔ?br />   俺家原來就不寬裕,只有舊房五六間。
   自從我與張氏結婚后,俺住三間,父母住兩間。
   還有一間合著用,放著杈把掃帚揚場銑。
   我父有個仁兄弟,是個鄉間郎中美名傳。
   自從我父下世后,他與我母勾搭成奸。
   田:你胡說!
   山:我妻張氏生性蠻,百般唇罵我薛丁山。說老母風騷太現眼,叫兒子怎好站人前。
   太:慢著!你說你叫什么?
   山:小的薛丁山。
   太:想那薛丁山,乃宋朝武將,哪像你,長得如此汗顏!一介草民,偏取個名人名字,真是假冒偽劣產品!你妻就叫樊麗花了?
   山:我妻叫張桂花。
   太:嗬!她也叫桂花?
   山:大老爺!張桂花不是田桂花,我丁山不是那個薛丁山。
   (紗幔后語:你給他亂扯啥,叫他往下說?。?br />   太:你,往下說!
   田:大老爺,這小畜生胡說八道!我這把年紀,怎能和人通奸,分明他們逼嫁!
   太:我知道,我知道!這小子的良心大大的壞了。逼母嫁,楞說老母與人通奸。呸,你個王八蛋!真不要臉!看老爺我怎么收拾你!
   (幕后:接著審!他還沒說完哪?。?br />   太:對,對,我接著審,薛丁山你往下說!
   山:(唱)我妻逼我把娘攆,讓她去嫁郎中漢。
   誰知老娘又回來,大堂之上告了俺。
   (快)您說這老婆子迂不迂,我渾身上下都是冤。
   太:呔!大堂之上,你對生母出言不遜,還說渾身上下都是冤,來人,給我打!我叫你個王八蛋,喊冤!
   (幕后聲:別慌打!聽聽老太太怎么說?)
   那就別慌打,聽老太太怎么說。
   田:大老爺,我兒不孝,都是那張桂花挑唆!應該把她抓來問打!叫她把房契交給我,你就是青天大老爺了。
   太:老太太說的在理,就這么辦。來人!速去薛家灣捉拿張桂花!
   甲乙:是?。ㄓ擼?br />   太:慢,叫她把房契交出,不給就打!
   甲乙:是?。ǘ訟攏?br />   太:衙皂們,搬個椅子,讓太太坐下。
   太:薛丁山,你一邊站著去!讓老爺我吸袋煙!
   山:是是是?。ㄆ?,站田旁)
   (衙外傳來擊鼓聲)
   丙:老爺,衙外又有人擊鼓喊冤。
   太:老爺我頭天坐堂,就碰上這熱鬧事?反正是一個蘿卜啃著,兩個蘿卜抱著。老爺我煙不吸了,帶擊鼓人上堂?。ū釕希?br />   李:叩見大老爺?。ü潁?br />   太:(站起,兩手扒桌沿,伸長脖子觀看)你是什么人?為何擊鼓?
   李:我乃薛家灣人氏,姓李名季,是個郎中。
   太:你就是和田桂花相好的那個李郎中?
   李:大老爺,田桂花乃我仁弟之妻,夫死子不孝,媳婦不賢。為霸家產,將母趕出。田饑病交加,倒臥在我的門前。是我見她可憐,收留了她。并無茍且之事,太爺明斷。
   太:你倒是個好人,是為田桂花喊冤來了?
   李:非也。我來告我那不孝之子。大老爺??!
   (唱)李季世代做郎中,在此一方頗有名。
   曲河大街南門口,安民藥店朝正東。
   另有老宅一進院,住著兒子一家人。
   自從弟妹到店中,兒子,媳婦起怨聲。
   昨日把我們趕出門,回去又把藥店封。
   千喊萬求都不應,垂暮之人何處行?
   萬般無奈來告狀,還望太爺斷分明。
   太:呀呀個呸!你們這里是什么民風?做兒子的都不孝順父母!準是孔圣人沒到過的地方!李郎中,你身往后站,我讓衙役去拿兇。來人?。ū?,丁應:有?。┧偃ゴ罾芍械畝?,媳婦到堂!
   (丙,丁答:是!下?。?br />   甲乙:(甲乙押張氏上堂)老爺,張桂花帶到。這娘們真夠厲害的,又跑又咬不叫摸耳朵!
   太:好好,大刑伺候!你倆下站。(扭頭對內:喂,對這潑婦……?幔后語:附耳過來?。?br />   (拍木)嘟,堂下何人?為啥不跪?
   張:(不屑的)你摔那破木頭,嚇唬誰!你把我抓來,還問我是誰!笑話。老娘我上跪天,下跪地,就是不跪你這狗官!
   太:薛丁山,你的小娘怎么,一轉眼又變成老娘了?
   山:大老爺,你可別惹她,她發起瘋來,像只狼!
   張:(對山瞪眼,手指)滾!
   山:是是,我滾,我滾。(欲走開)
   太:薛丁山!過來,過來?。ㄕ惺?,山至案前,太小聲說:看來,你怕老婆也夠水平?她是不是睡前也叫你跪搓板?)
   山:稟大老爺,她不叫我跪搓板。她叫我,叫我趴在床上當馬騎?。ㄖ諭敵Γㄌ蒙酵訟攏?br />   (幔后氣聲:胡扯什么!快審案?。?br />   太:是,是?。ǘ醞猓├慈?,磕膝?。ㄕ毆潁。?br />   張:狗官還沒問案,你就把我打翻在地!老娘不服?。ㄓ?,被甲乙按?。?br />   太:也唉!你敢咆哮公堂!算你厲害!我會叫你服的!上夾板?。滓疑霞邪?,拽,張叫罵)夾,夾,使勁夾!奶奶的,看你嘴有多硬!
   山:(上前勸張)媳婦,大堂之上,不可刁蠻!此地非咱家,吃虧在眼前,還是服了吧!
   張:龜兒子!滾開,老娘就是不服!哎呦,哎呦,你們,你們這么狠呀!
   甲乙:還沒你狠哩!對你這樣的悍婦,就得如此對待!
   (二人使勁夾)
   張:(七竅生煙)我,我就是不——說。暈過去了。
   山:(心疼地,跪下)大老爺,別夾了,再夾就夾死了!我說,我全說!
   太:(惱怒地)滾一邊去!再插嘴,連你一塊夾!
   山:別,別!我滾一邊去。
   太:我非叫這小娘們認罪!
   丙?。海ㄉ咸茫├弦?,人犯帶到。
   太:叫他們門外候著!
   ?。菏?。(此時,門外有百姓觀看)
   太:潑婦!你如何迫害婆婆,說!不說,再夾!
   張:(銳氣全無,被衙役拉起,又摔下。手在流血眼雙閉,有氣無力地)我叫,張桂花……
   太:呸!你也配叫桂花!
   張:我與婆婆不合,就逼迫丈夫攆她走,讓她嫁那個郎中,占了全部房產。我都說了!殺人不過頭點地,你看著辦吧!
   太:好,畫押?。ǖ屯房窗干系姆科酰?br />   山:大老爺,房契上的房主,是寫的我的名字,是俺爹在世時寫好的!
   太:???(看一遍)完了,完了!按大清條律,這房契上,寫的誰的名字,誰就是房主,田桂花。
   田:老身在。
   太:看來你的官司要輸啊,這房產早叫你老頭送給兒子啦!
   田:大老爺,我冤??!喂呀……(哭)
   太:這可咋辦?(向后)你說,下邊該咋判?
   (幔后聲)那也有義務養娘??!
   (拍木)薛丁山!你別太得意了!就算房契上的名字
   是你,你也不能不養娘??!
   山:可她嫁人啦,我不能把后老也養了吧?
   田:(對山)你!你混蛋?。ɑㄉ?,在門口觀看)
   山:(對母)你個老刁婆!告不贏我,又罵我。當著縣太爺的面,咱可說清了,你是嫁出去的女,潑出去的水,從今往后你與我沒關系了!
   張:聽見了嗎?(對婆)老不死的,這可是縣太爺斷的。老沒臉的,你死去吧!
   田:(氣急)你們的心,太黑了……喂呀!
   太:呀呀個呸的!你們當著老爺的面,竟敢辱罵親娘!氣死我了!
   (堂木舉在半空,不知咋說)
   我該怎么判??!
   花:(在門口大喊一聲)大老爺,我幫你斷。(來到堂上)
   太:你是何人?
   花:我是薛丁山,張桂花的獨生女兒,薛桂花。
   太:你們這地什么風俗?生的女兒都叫桂花!
   花:大老爺,你仔細看看房契,上邊寫的房主不是薛丁山,而是我薛桂花。(堂上人都一驚)
   太:今日上堂來的急,忘戴眼鏡了,上面花里胡哨的看不清……(執事急忙把自己的眼鏡給他)
   (看房契)??!房主:薛桂花……
   山、張:啊,??!女兒,這房契上的房主,怎么變成你的啦?你……
   花:(打斷爹娘的話,理直氣壯地)爹,娘,剛才縣太爺說了,按照大清法律,這上面的房主是誰,房產就歸誰。從今日起,你們的房財全是我的啦!對不起,快回家搬家吧!
   山、張:女兒,你叫我們搬家?搬哪去?
   花:這我不管!反正明天我要收房!
   山:桂花,你這不是逼我們嗎?
   張:閨女,你是我們的心肝寶貝,這房產早晚是你的。你現在就要,太絕情了吧!
   花:(唱)爹娘雖把我拉扯大,財產給的太少了。
   嫁的丈夫又沒用,一年到頭沒錢花。
   如今有了這幾間房,我賣吧賣吧享福啦。
   什么爹,什么娘,什么兒,什么女,
   財產面前一般大。
   什么親,什么福,什么孝,什么義,
   你們從小沒教,我不管它!
   我只要,六間房就行了。
   太:(聽得眉飛色舞到此忍不住,大喝一聲)好,薛桂花!老爺我就把房子判給你啦!薛丁山,張桂花聽著!明天,趕快搬家,申時封門。薛桂花,房鑰匙交給你之后,只許你住,不許借與他人。否則,房子沖公!
   花:是,青天大老爺!
   (薛夫妻抱頭大哭,田傷心地對花說)
   田:我的兒?。。ǘ曰ǎ┠?,你怎么變得這么狠心!
   花:奶奶?。ㄈシ瞿棠蹋?br />   田:我不是你奶奶!
   太:唉,可憐天下父母心??!老太太,又心疼兒子來了。
   (對幔后)我說,你看我斷得如何呀?
   (幔后聲:倒也有趣!可是,此案你才斷了一半,
   快傳門外那倆?。?br />   太:好,老爺我就是一夜不睡覺,也要把案審完。
   (拍木)傳門外人犯!
   衙役:?……?。ù朔福?br />   義、王:(上堂跪拜)拜見大老爺!
   太:報上名來!
   義:草民李仁義。
   王:民女王桂花。
   太:好,好。我這大堂上,真是桂花飄香了?。ㄖ諦Γ?br />   李仁義,你為何把老父逐出家門,如實招來!
   義:大老爺容稟:(唱)
   十年前母親病故,老父單身在藥店居住。
   誰知薛丁山不仁不義,逼迫他娘與我父同居。
   我怎么勸老父不聽,一生氣把他倆趕出。
   太:老父續弦古來有,你有什么權把他們趕出。
   義:續弦也得明媒正娶,怎能夠鳩占鵲巢把家產圖。
   太:滿堂兒女不如半路夫妻,他們黃昏之戀你為何攔阻。
   義:大老爺!那薛丁山夫妻實在可惡,想霸占藥店把爹欺負。

共 6625 字 2 頁 首頁12
轉到
【編者按】曲河縣令第一天上任,就接到兩起狀告兒女不孝的案子,縣太爺及其夫人經過詳細審案,做出公斷。對不孝子女,進行了批評和懲罰,弘揚了百善孝為先的大義精神。戲劇劇本流暢,故事清晰,人物刻畫生動,情節曲折,跌宕起落,有喜有悲,有情有義,弘揚正氣,羊有跪乳之恩,鴉有反哺之意。這是每一個國家應有的美德,應大力弘揚!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為人子女,應以孝為先!感謝賜稿暗香,很有正義的劇本!品讀,祝創作愉快,祝安!力推佳作!【編輯:易辭】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易辭        2019-05-26 20:23:20
  劇本脈絡清晰,弘揚正義,品讀佳作!期待新續~~祝創作愉快!問候您了!
最是人間留不住,朱顏辭鏡花辭樹!
共 1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