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丁香文學 >> 短篇 >> 情感小說 >> 【丁香.那年丁香】找手(小說)

絕品 【丁香.那年丁香】找手(小說)


作者:半川柚子 秀才,1682.08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4950發表時間:2019-04-10 14:23:39
摘要:一個炸魚炸掉一只手的老人和一個失去簽字之手的老人尋找慰藉之手的故事。

【丁香.那年丁香】找手(小說) 那天,吃過早飯,太陽就燦燦爛爛地笑了,小區里鋪滿了金色的陽光,微微的風兒漾來淡淡的花草的芬芳,連空氣也變得清新香馨,把人撩逗得心旌搖蕩,急急地就要走到戶外去運動運動。我麻利地換上那雙剛買的運動鞋,就是凱麗和幾個老家伙給做廣告的那種。我是沖著凱麗才買的,這是我的一個小秘密,一般人我不告訴他。穿好鞋子,我站起來,雙腳交替著蹾了蹾,沒有不適的感覺,便拉開門走了出去。我近來熱衷于戶外運動,而且熱衷于到城外的老鸛河去,享受陽光沙灘,一邊遛彎兒,一邊找一找我的那只手。
   剛走到柳巷口,就看到了老晉。老晉木呆呆地站在路沿石上,木呆呆地向這邊張望著,好像在那兒等什么人。老晉是我年輕時的朋友,一直保持著聯系,盡管從未合穿過一條褲子,但也不是有事要辦才聯系的那種。我走過去說:“老晉,你干嗎呢,在這杵著?”老晉木呆呆地說:“找手!”
   老晉就是從那天開始找手的,也就是從那天起我倆多了一個共同點。事情總是這樣,有共同點,也有不同點。老晉與我的共同點是找手,不同點也是找手,老晉找的是簽字手,我找的是炸魚手,他是為了給自己簽一個有效的字,從而把自己的年齡糾正過來,我是為了讓自己去見馬克思的那一天有一個完整的身子,都是為了少一個人生的遺憾,僅此而已。
   那天是幾月幾號,我不記得了,可能跟我不知道今天是幾月幾號一樣,壓根就不知道那天是幾月幾號。這么說,你應該知道我現在的基本狀況了。恭喜你,答對了!我就是一位老人,可能已經患上了老年病,即將進入人生難得糊涂的最高境界——物我兩忘。但我比老晉差遠了,他已經進入這個境界多年,而且樂于沉浸其中,不管他的家人如何努力,甚至把他弄到北京的大醫院里花掉了一個六位數,他也一點不配合,一直呆在那個境界里,偶爾游弋出來一下,也只是能做一些簡單的事情。
   老晉??!你左手長在左胳膊上,右手長在右胳膊上,雙手齊全,找的哪門子手咧,莫不是在看我笑話是一只手?
   老晉是從市財政局長的位置上退下來的。那時候,我還沒有退休。老晉離了崗,心情一直不好,又沒個拉話解悶的去處,就經常找我喝點小酒。有時候,他請我,有時候,我請他,煙酒不分家嘛。這樣的日子過了幾年,我到了法定的退休年齡。那年年底,車間主任吱了一聲,我便從機械廠退了休。我這一輩子沒啥別的愛好,一是喜歡喝點小酒,每次也就只喝那么一點點;二是愛鼓搗炸藥,一般是托人從某個礦山或者修路工地弄一點,實在弄不來了,就自己鼓搗。你鼓搗這個干啥,不怕犯法呀?我鼓搗的時候,國家還沒有說鼓搗炸藥犯法,再說,我又不炸人,你借我個膽,我也不敢干那種傷天害理的事。那你鼓搗它干啥?炸魚呀!你看哦,弄一些上好的木炭碾碎了,與硝銨化肥拌和拌和,再加一些其它輔料,就做成了炸藥,裝滿一酒瓶或墨水瓶,插一根雷管,導火線只留一指長,看見魚群,點著就扔,轟!水柱躥起兩三丈高,嘩嘩啦啦落下來,再看那水面,白花花一層魚,大的,小的,那叫一個喜人。這時候,你得趕緊下水撈,即使大冬天,也不能猶豫,要噗噗通通跳下去。你看過《挺進大別山》嗎?對!就是劉伯承說的,下餃子!晚了,那些只是震昏的魚就會反醒過來,尾巴一搖一搖地溜掉,尤其是那些大家伙,反醒得更快,溜掉一條,你腸子都要悔青,弄不好幾天吃飯都吃不出味來。
   那年秋天我徒弟的母親大病了一場,需要補一補身子,我就想到了老鸛河里那一群一群的鯽魚,近看只是一片黑黑的脊背,遠瞧卻是金黃銀白的肚子,在我眼里,那就是黃橙橙的金子,白花花的銀子,拿到街上悄悄一賣,那就是實實在在花花綠綠的票子。鯽魚是大補的好魚,炸一簍子回來,去鱗,開膛,在鍋里輕輕煎一下,續下滾燙的開水,燉半個時辰,肉爛刺離,魚湯嫩白嫩白,跟剛擠出來的牛奶一樣,熱熱地喝上一碗,要不了十天半月,一準把身子喝得硬朗如初,走路都想蹦蹦跳。那天剛好是星期天,我裝好炸藥,背起那只專用的黃掛包,就帶著徒弟去了老鸛河。
   秋天的老鸛河格外澄澈,河底的鵝卵石都看得清楚,甭說那黑脊白肚的鯽魚了。我跟徒弟一前一后沿著老鸛河走,徒弟突然看見一群魚,大呼小叫地喚,我跑過去一看,真是一大群魚,一個個都在半斤四兩的樣子,喜壞個人。我趕忙掏出黃掛包里的炸藥瓶,拿下嘴上叼著的紙煙,噗!吹掉煙灰,麻利地點向一指長的導火線。導火線“嗞嗞”著起來,我正要轉身扔出,魚卻跑了。我一急,撒開腳丫子就去追,剛追出兩三步,轟!一聲巨響,把我震了一個踉蹌。我顧不得這個,繼續撒著腳丫子追魚。徒弟愣了一陣兒,大呼:“師傅,手,手,你的手!”我很納悶地抬雙臂來看,卻見自己的一只手沒了,斷頭處,一綹一綹的皮肉滴溜著,血流如注。這一看不打緊,劇烈的疼痛轟一下爆發出來,緊緊地攫住了我,直到我失去知覺。
   我的左手就是這樣掉到老鸛河邊的。事后,我曾到那個河灘找過多次。你想哦,找不到,去天堂的時候,缺一只手,該是人生多大的憾事,來生若也缺一只手,那不是遺害萬年嗎?結果呢?一直沒有找到。那時候,要上班,沒有足夠的時間去找,現在呢,一大把的時間,想啥時候找啥時候找,想找多長時間找多長時間,就想著繼續找。物理學說,物質不滅,我的手是物質吧,它能滅跡了?不可能,它不能違背物質不滅定律隨便就憑空消失掉!我們可以不相信上帝,但不能不相信科學,何況我們都是堅定的唯物主義者。
   我狐疑地看了看老晉,見他一如既往地木呆呆的,完全沒有要恥笑我的意思,便說:“那好,我們走吧!”老晉一聽,咧嘴一笑,屁顛屁顛跟在我屁股后就走。
   柳巷不長,窄窄的,彎彎的,很像一截兒干枯的樹根。我憑著記憶,也可能是老馬識途,帶著老晉,在巷子里七拐八拐,就走了出去。城外是一大片菜地,被通往河灘的路一分為二。菜地一畦一畦的,有的長著青菜,綠油油,有的剛栽了辣子番茄之類,只有一搾多高,還鋪不嚴地皮,也有一些剛翻了土,潑了一層人尿糞,臭氣熏天。遇到這樣的地段,我就緊走幾步。這不是我矯情,畢竟那不是好聞的氣味。
   到達老鸛河邊,我對老晉說:“咱倆分開找,你往北,我往南,中午還在這里會合?!蹦閬胂?,都是找手,一旦找到了,歸誰呢?大概老晉覺得我說得在理,沒提出異議,我倆就分開了。我往南走,我記得我的手是在南邊炸掉的。老晉往北走,他只知道自己丟了手,丟哪兒了,不知道,怎么丟的,更是個謎。不知道,就沒有明確的目的地,只能隨意找,上哪兒都行,找到了好,找不到也無所謂。反正我是這么想的,老晉咋想,我就不知道了。
   老鸛河岸邊的蒿草已經齊腿肚子深,烏青青的,油綠綠的,散發著淡淡的蒿香。盡管河灘上的蒿草稀稀落落的,但還是很不利于尋找,只能跟電視里公安干警在草叢尋找物證一樣扒拉過來扒拉過去。人老了,啥都軟,骨頭硬,彎腰找一會兒,腰就疼了,還直不起來,使勁一直,嘎嘣嘣響,斷了一般的疼。找了一會兒,見河灘上有一個大石頭,我搬來一個光溜溜的小石頭放在跟前,靠著大石頭坐下來,有些沮喪地望著寬闊的河面。河水悠悠地淌著,泛著粼粼的波光,陽光踢踏著細碎的腳步,在上面跳著舞蹈,是芭蕾,還是廣場舞,說不準,我對舞蹈可以說一竅不通。但我知道那一定是舞蹈,很美的舞蹈。我還聽見了音樂,非常微妙,非常動聽,只是有點嘈雜,而且噪音很大,越來越大,應該是分貝越來越高。那應該是天籟之音,從很遠的天邊飛來,由遠而近,越來越近,最終,我聽清了,是警笛的和鳴。很快,說箭一樣也不為過,一下子就射在我后腦勺處,刺得腦仁生疼。于是,我下意識地扭過頭,便看見一溜兒三輛警車開進了河灘,車速很快,一扭頭向北駛去,弄得沙石飛揚,塵煙滾滾。
   莫不是老晉出事了?我一躍而起,腦袋“嗡”地響了一下,差點沒把我嗡倒。我原地站了一會兒,穩了穩身子,便往老晉的方向走去。
   我趕到的時候,那些警察大都已上了警車,只有兩個人正在跟老晉說著什么,老晉像做錯事的小學生一樣站著,不住地向警察點一下頭,又點一下頭,最后還哈了一下腰。我到跟前聽了一會兒,才知道,是老晉報了假警。
   老晉跟我分開后,沿著河灘找,沒多會兒,就發現了一只手。那只手從沙里伸出來,五個指頭直直的伸著,腫得鼓碌碌的。老晉彎下腰看了看,那手又黃又粗,還臟兮兮的,不是自己的手,正要離開,腦瓜子突然靈光了:這會不會是一起殺人匿尸案呢?老晉警惕了,站在原地想了想,掏出自己的老年機撥打了110。命案就是命令,不到十分鐘,警察就到了。按照老晉的指引,警察很快看到了那只手。那是一只洗碗用的防腐手套,顯然是被人丟棄的。手套被人裝了沙子,所以鼓碌碌的,看栽在沙灘上的模樣,肯定是幾個孩子在這里做過什么游戲,或是為了驚嚇那些膽小的路人搞的惡作劇。小孩子只想著用這只手抓住一點快樂,不想卻給警察找了麻煩,也讓老晉難堪了。
   老晉接受了教育,提高了人生的思想境界,又進入了難得的糊涂狀態,木呆呆地站在那兒,雙臂木呆呆地垂著,眼睛木呆呆地瞪著,嘴巴木呆呆地張著,嘴角流出一溜兒鼾水,晶晶瑩瑩的,蚯蚓一樣一扭一扭地往下淌,很快從一根胡子上滴溜下來,扯出一根蛛絲一樣的細線,滴落到腳下沙子里,悄無聲息,連一絲痕跡也不留,接著又一溜兒鼾水流了出來。見老晉這個樣子,我只好拉著老晉往回走。
   我跟老晉不在一個小區,但也不遠,關鍵我倆是一起進機械廠的,而且師從于一個師傅,說起來,老晉比我大生月,他出生于年初,我出生于歲尾,我應該叫他師哥,有責任和義務將他送回家,交到他愛人或者子女手中,以防成為失蹤人口。你有所不知,我們那小區里,幾乎天天都有老家伙走失,好在走得不遠,而且脊梁上別著布條,或者胸前掛著出席證一樣的胸牌,上面有住址和子女的聯系電話,不是被找到,就是被人送回。不管如何,都會把家人弄得緊張兮兮。
   我攙著老晉走在街上,不時有人跟老晉打招呼,老晉木呆呆地,有時候“嗯”一下,有時候擠一絲笑給人家,有時候一點表示也沒有,我只好代為應答。從這一點上說,老晉是個很不錯的干部,至少說他工作過的鄉鎮沒有幾個老百姓罵他,這在我們這旮旯已經非常不易了,何況他在鄉鎮干了二十一年。如果是站在河邊,老晉的鞋早濕了,很可能連褲腿也已經濕了。你看現在干過領導的干部,離了崗,退了休,有幾個敢在外面跑?他們怕丟人,關鍵是習慣了前呼后擁,突然又沒人搭理了,甚至還有人走過后會罵一句或朝地上有啥沒啥“呸”一下,讓人受不了。
   老晉是好干部,好干部也有犯渾的時候,老晉就犯過一回渾。老晉干了一件很丟人的事,而且現在他為了這事傷透了腦筋,可能連死的心情都有,只是這件事不解決,他死不下去,也可能會死不瞑目。啥子事這么嚴重?啥事,歲數。老晉的歲數錯了,是他自己弄錯的,準確說,是他自己改錯了。
   那年,老晉五十二歲,有人給他透露了一個信息,說在鄉鎮干十年以上書記或鄉鎮長的公務員可以提拔為副縣級書記或鄉鎮長,但條件必須是年齡在四十五歲以下。老晉心動了。老晉干了二十一年正科,單書記鄉鎮長已經干了十七年,比他小,比他干得短的書記,早就是副縣長正縣長了,甚至是副市長了,他還一直在鄉鎮蹲著,而且沒有一點即將被提拔重用的跡象,現在有了這么一個機會,能不心動嗎?能不行動嗎?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想當副縣的鄉鎮書記肯定不是一個好書記,老晉很想讓自己成為一個好書記。所以,老晉行動了。事實上,也不是老晉行動了,是老晉的兒子先行動了。老晉的兒子在公安系統工作,耍了點小特權,讓老晉年輕了十歲。老晉年輕了十歲,就也跟著行動了。老晉托了關系,讓檔案里的自己也跟著年輕了十歲。誰知道,真正的文件下來,沒有年齡限制,只要滿十年就可以。但資格審查時,上面發現了問題,老晉年齡改了,參加工作年限沒改,原本二十三歲參加的工作,成了十三歲。這不是弄虛做假嗎?這不是欺騙組織嗎?老晉被抹下了。但地方組織了解老晉,為了照顧情緒,當即把老晉調到了縣財政局。
   老晉生就的舅官命當不了姐夫,還不到一年,就被“咔嚓”切掉了。老晉改的年齡,提拔不能用,干局長也不能用,組織上一直都是實事求是,五十三就是五十三,多一天不行,少一天也不行。五十三是組織給正科級干部卡的一個線,到了線,不論誰,天王老子也一樣,都要被咔嚓。當然,咔嚓是一種想象,組織部誰也不會拿刀,干那種違犯的事情。組織部只是跟老晉談了一次話,而且是部長親自談的,這是一個檔次,更是一種榮耀,像我這樣的工人,是沒人給談話的,到點了,工資一停,你自己就滾蛋了。咔嚓之后,老晉從一線掉到了二線。二線干部是很尷尬的,待在單位礙事,只能回家?;丶乙部梢?,關鍵是回家了沒事干,啥事也不會干。干了一輩子干部,除了會開會,還是會開會,家里哪有那么多會要開。老晉一聽要自己退居二線,一下子站起來,不待站穩,噗通!又坐了下去,很快被120送進了醫院。老晉出院后,腦子就出了狀況,不靈光了。過了沒幾年,老晉又進了幾回醫院,進一回不如一回,進一回不如一回,進著進著就進入了現在的狀態。

共 12553 字 3 頁 首頁123
轉到
【編者按】半川柚子老師好!一口氣讀完您的洋洋萬言書,腦海里浮現出一個場景:一條河邊,兩個老人認真仔細地找手,一個癡癡呆呆,一個空袖管飄蕩,這情景讓人心酸。小說很講究謀局部篇。1、小說開頭鋪墊到位,最近“熱衷于到城外的老鸛河去,一邊遛彎兒,一邊找一找我的那只手?!被褂齙攪磽獾囊晃徽沂終摺轄?,于是開始找手。2、文章巧設懸念:倆人找的都是手,但老晉找的是簽字手,我找的是炸魚手。3、圍繞著找兩只不同的手鋪開兩條線索,簽字手是主線,炸魚手是副線。4、語言幽默詼諧,具有諷刺意義。小說突顯了老晉一生官路不通,老來癡呆后只惦記著簽字的官迷丑態?!案閃艘槐滄癰剎?,除了會開會,就是會簽字”,有力的諷刺了官場黑暗及不務實的官僚作風。文意厚重,思想深刻,很有現實意義,是一篇現實主義作品,大有儒林外史中范進中舉的手法與藝術成就。力薦佳作共賞,祝文樂。謝謝老師賜稿丁香,期待您精彩不斷?!徑∠惚嗉?晚秋楓葉】【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1904120011】【江山編輯部·絕品推薦20190513第0051號】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晚秋楓葉        2019-04-10 14:33:07
  半川柚子老師筆力不凡,小說主題突出,成功運用了各種寫作手法,刻畫出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很有特色。大有儒林外史中范進中舉的手法與藝術成就。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
回復1 樓        文友:半川柚子        2019-04-11 09:36:18
  老師辛苦了,謝謝老師!
2 樓        文友:粉紅蓮秀        2019-04-10 15:26:20
  感謝柚子老師分享精彩小說。這篇小說,寫的精彩,看得人一愣一愣的。詫異萬分,感嘆世上居然還有這樣的人。真是人生處處戲,不知今年到誰家。好多事,人人事不關己時很明白,若是深處其中,還真有迷迷糊糊,出不來的時候。
做過生意的讀書人!誰的江山,百媚千嬌?誰的世界,各領風騷?
回復2 樓        文友:半川柚子        2019-04-11 09:38:09
  感謝老師點評,歡迎多指正!
3 樓        文友:粉紅蓮秀        2019-04-10 15:28:08
  感謝楓葉社長的精彩編按。您的編按精彩到位,一定花了不少時間,來閱讀編輯這篇文章。辛苦了,敬茶。
做過生意的讀書人!誰的江山,百媚千嬌?誰的世界,各領風騷?
回復3 樓        文友:半川柚子        2019-04-11 09:40:54
  老師說得極是,非常感謝,編按人拙作生色出彩。再次謝謝晚秋老師!
4 樓        文友:晚秋楓葉        2019-04-10 15:31:53
  謝謝粉紅蓮秀社長的鼓勵,丁香有這樣優秀的作者,是丁香的光榮與驕傲!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
回復4 樓        文友:半川柚子        2019-04-11 09:41:45
  謝謝二位老師的賞識和偏愛!
5 樓        文友:崢嶸歲月        2019-04-11 10:43:01
  老是寫作手法獨特,文筆功底深厚,向老師學習了。期待老師的佳作再次展現丁香讓讀者分享!祝老師創作愉快!謝謝!
崢嶸歲月
回復5 樓        文友:半川柚子        2019-04-14 08:35:46
  謝謝老師鼓勵,好久沒給丁香發稿了,慚愧。
6 樓        文友:粉紅蓮秀        2019-04-12 22:29:10
  祝賀柚子老師作品摘精,謝謝老師投稿丁香社團。謝謝楓葉社長精彩編按,謝謝崢嶸歲月社長及時申報精品!
做過生意的讀書人!誰的江山,百媚千嬌?誰的世界,各領風騷?
回復6 樓        文友:半川柚子        2019-04-14 08:36:39
  謝謝幾位老師!
7 樓        文友:晚秋楓葉        2019-04-14 13:17:01
  祝賀柚子老師作品摘精,謝謝老師投稿丁香社團,支持丁香!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
回復7 樓        文友:半川柚子        2019-04-15 09:56:24
  謝謝社長,都是編按起的作用。
8 樓        文友:晚秋楓葉        2019-04-14 13:19:27
  祝賀柚子老師作品摘精,謝謝老師投稿丁香,支持丁香!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
回復8 樓        文友:半川柚子        2019-04-15 09:58:23
  丁香是我們的家呀,應該多出一點力才是,慚愧??!
9 樓        文友:劉銀科        2019-04-17 13:47:31
  筆力不凡功底深厚,語言恢諧手法獨特,諷刺現實切中時弊,佳作!學習!
回復9 樓        文友:半川柚子        2019-04-18 11:14:18
  謝謝老師鼓勵!
回復9 樓        文友:半川柚子        2019-04-18 11:14:35
  謝謝老師鼓勵!
10 樓        文友:半川柚子        2019-04-20 17:00:22
       本人微信中的點評,選摘一條:金偉的《找手》一文,找出了部分退休人員的生活狀態;找出了老干部曲折的工作經歷與復雜的內心世界;找出了幾只瘋顛病態,真真假假的手。
       找手實際上是老年人在尋找已逝的生活,昔日的光罩,在彌補當年工作生活中的缺憾,在完善追求心中的一種完美。
       文章內容高于生活,語言幽默風趣,手法運用嫻熟,情節生動抓心,藝術水準較高。那幾個人不就是我家鄰居大哥嘛!品之,令人忍俊不禁;思之,令人思考頗寬。嫻熟的寫作技巧使我們讀了該篇小說,象是大熱天同老楊一起喝了杯冰鎮啤酒,象也參加了晉局長簽單的那幾位老友的聚會,更象是大冷天吃了一碗熱糊粘香的酸菜糊湯面,真得勁!
共 20 條 2 頁 首頁12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