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歡喜酒家 >> 短篇 >> 江山散文 >> 【酒家】情系那塊地(散文)

絕品 【酒家】情系那塊地(散文)


作者:山泉 探花,13338.05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4647發表時間:2019-04-04 20:34:49

【酒家】情系那塊地(散文) 牽掛已久,我必須去看看那塊地。
   那是農村里常見的一塊普通菜地。朝披霜花,夜沐星辰,一樣的泥土,若干年的耕耘,各種蔬菜隨著季節種了又收,收了又種。只有剪不斷的情絲,系著父親裸露的脊背、母親企盼的眼神和我半生的牽掛。
   有的事遠去了,卻恍如眼前,有的事近在咫尺,卻那么遙遠。當平常事成為過往,一些經歷的情景,依然會在心底卷起情感的浪花,濺濕了迷茫的雙眼,攪得人心神不寧。
   逆時光回溯,在每一個時點上,也許會找到一片寧靜。
   時光快得叫人驚訝。離開家鄉之前,因為白天我要讀書,大人們要下生產隊的田地里勞作掙工分,我和父母姐姐們就每天凌晨、傍晚都忙碌在那塊菜地上。為了填飽肚子,正兒八經的起早貪黑。經年累月,一家人辛苦勞作,菜地上的每一粒土,都滲入了汗水,每一個季節,種植著希望。當濕漉漉的新鮮蔬菜出現在眼前,難以言喻的喜悅沖淡了曾經的苦累。
   是呀,離開那塊地,轉眼近半個世紀,世間的事來來去去,身邊的人不斷更迭,就不知道那塊地,是否還沿襲著它們原來的模樣。
   村子里已經年過七旬的姐夫對我說,我父母死后,那塊地原先是他家一直種著的,后來身體不好種不動了。幾個侄子雖然讀書不怎么好,但不安心于眼前的日子,就先后走出村子,去做小生意或謀大工程,成家立業自討生計,就不會也不可能再回來盤泥土。姐夫說菜地不能閑著,不然就長荒草了,還得當心別人家占了去,打算租給一個外地搬來本村的人家栽種。我說只要不荒蕪了就好。
   那塊地在一條小箐邊的斜坡上。
   這小箐不太寬卻細長,它從不遠處的山腳流淌而來,綿延數里。箐里大小石塊在溪水雨水沖刷下胡亂壘砌,沿岸灌木刺叢密布。在上游一處低凹平坦的地方,有一座民國時期就建成的水磨坊,從山澗里流淌來的溪水終年不斷,磨坊在吱吱呀呀中為一個村子的人家碾米磨面。沿小箐兩邊大多是陡峭的山坡,坡陡地少,是難于開墾成稻田的,不知道從哪個年代起,就成了村民們各家栽種的菜地。
   那時的菜地叫自留地,當時的田地都是歸生產隊集體所有。只有這菜地,是屬于農戶自己可以隨心栽種的。
   我不知道我家的菜地是父母什么時候開墾的,從我記事之日起,為了平整好種,父母就把它改成兩個平臺。上臺的上面是有稻田的,斜坡下靠稻田腳的地方挖了地溝,稻田中有水地溝就有水,方便澆灌。干旱的時節就沒有水了,必須到下臺的箐溝里挑來澆,下臺澆水是不用愁的,箐溝里長年都有水流淌。
   菜地最容易出問題是在每年的雨季,不論是連續數天的濛濛細雨還是突然而來的瓢潑大雨,菜是不用澆水了,卻容易引發山洪。我家的那塊地雖然在小箐中段,但依然飽受災害。上臺的稻田腳一滑坡,就直接覆蓋了辛苦種下的蔬菜,更嚴重的是已經種肥了的土壤被生土泥沙覆蓋。下臺的小箐洪水爆發,就直接淹沒了地壟,之后靠箐邊的一面總是被憑空沖掉,像一塊餅被老鼠咬了一口去。
   當災害發生后,全家人擼起袖子,在泥土中揮汗如雨的重新整治菜地。父親帶著嚴重的哮喘病,依然在烈日下脫下上衣,裸露出黝黑的脊背,艱難地揮動鋤頭鎬頭,一鋤一鎬的挖著。他實在太累的時候,就坐在地埂上抽袋旱煙,然后大聲咳嗽,咳好了再繼續挖。母親身體稍好一些,就帶著我或者姐姐到很遠的山間,去砍杉樹或者老柳樹的粗枝來,在滑坡或水毀的地方打樁,年年滑坡年年如此。那些杉樹和柳樹樁,只要打在潮濕的地方,次年就會發出芽來,慢慢長成樹叢,不像松樹嬌氣,砍后整棵樹就枯死了。
   臺地之間,很自然就形成了一個斜坡,父親舍不得浪費,就種上茶豆洋瓜。這兩種瓜豆只要挖一個塘,加農家肥種上,就可以生長好幾年,還能形成藤蔓護坡。冬季它們自然落葉枯藤,到次年春天就會發出嫩芽,慢慢抽成藤蔓,藤蔓抽到一定時候,就會開花慢慢長出豆莢和洋瓜。
   農村孩子,學齡前就必須幫助家里干農活,最輕巧的活就是澆菜水和扯野豬草,到上學后年齡稍大一些,就做得更多。放寒暑假或者平時讀書放學回家,要做砍柴放牛種菜等雜七雜八的家務。有時候也去生產隊上做工分,比如栽種莊稼時候放種子,收割時候拾麥穗稻穗之類的。大人們的工分每天是八至十分,小孩子才二分。生產隊在交了國家公余糧之后,年底就按照家庭人口分基本口糧,而大部分糧食是按照工分分的,為了不挨餓,很多人即便生病了也堅持去做活掙工分。
   我讀書前總是被母親叫上,跟她去菜地里,幫她澆水或者放菜種。
   從家里到菜地那條路,是稻田間的田埂路,年年栽種前都要除草鏟埂,久之田埂窄得只能容下腳丫。每次挑農家肥,也就是豬牛雞鴨的糞便,加稻草青草漚出來的肥料去地里,都要小心翼翼,生怕不小心摔到高高的田埂下。栽種或者搶收的農忙時節,每到傍晚,母親總叫我去澆菜水,每次走過那條田埂,我總是像過獨木橋,膽戰心驚的。
   “種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我想,陶淵明在廬山下種的那塊地,不一定是為了生活和想吃點時鮮蔬菜,估計是為了陶冶情操后多寫幾首好詩,他圖的是高興是一種心境,于是他就管理不到位,草比豆苗還茂盛。我家在小箐邊種植的蔬菜,卻是為了生活,是菜盛草木稀,只要長出雜草來,就會被父母除去。
   我想,種莊稼和寫文章是一樣的吧,種莊稼要耕地平整,除草澆水培土施肥,寫文章要打稿推敲不斷修改。不同的是一個費力一個傷神,物質和精神,收獲的喜悅應該是一樣的。
   父親總說“人哄地皮,地哄肚皮”,意思是要深耕細作,精心管理。他經常使用的那把鋤頭,光滑錚亮,原來粗糙的鋤頭把也被他手上的老繭磨得光滑,每次整好地,總要在地溝里洗得干干凈凈。菜地也是平整得很規矩,如同我讀書后學到的長方形,那時我才知道了什么叫“天圓地方”,地里的土疙瘩也敲得細碎,方便壟溝挖塘和蔬菜生長。
   當看到父母在專心致志的耕作那塊菜地時,我總感覺他們就像畫家在大地上繪畫,像刺繡的老婦人在錦緞上繡花,他們期望中的優美圖案就是長出的各種蔬菜。
   在那個缺吃少穿的年代,菜地里種的大部分是能果腹的蔬菜品種。像南瓜土豆之類的種得最多,時鮮小菜是青白菜豆角蒜苗番茄之類的。那時候沒有化肥沒有農膜,更沒有什么大棚,種植的蔬菜季節性很強,不到季節是吃不到的。種豆角的時候,是要爬架的,我和三姐按照母親的安排,就去山上砍架子,就是連著樹枝的長枝條。每天傍晚去澆豆角水,看到一天天爬上架子的豆蔓,然后開出藍色的花然后結果,心里就喜滋滋的。
   那個年代,生產隊里按工分分配的只有不夠吃半年的糧食,其他時間只有在菜地里多種菜蔬。于是老百姓們就只能按照最高指示里說的“閑時吃稀,忙時吃干,平時半干半稀,雜以番薯青菜之類”。由于糧食欠缺,菜地就成為果腹的重要食物補充,糧食不夠,就無法養出豬來,那些豬養了一年多還瘦骨伶仃,豬料大部分是我們小孩子放學后去山地里田埂上找些野草野菜來喂,只有碾米磨面時候,可憐的豬才有點糠麩吃。更無可奈何是是殺年豬時候必須交食品公司一半。于是,家中一年到頭做菜的豬油就少得可憐,炒菜時只能做放鹽巴的干鍋菜或者各種菜放在一起清煮。肉類缺乏,常年清湯寡水,母親患上了嚴重的貧血病,一家人也和家里養的豬一樣瘦骨伶仃。
   后來我出去讀書,交幾塊錢的學費,一部分也是父母辛苦種菜,新鮮的舍不得吃帶到街上去賣,幾角幾分的攢起來的。那時候賣菜跟做賊一樣,要悄悄的不讓人知道,因為生產隊上是不允許賣的,說是資本主義尾巴,如果發現那家賣菜了,就肯定要挨批斗。當時城里也沒有農貿市場,只有我們平常說的不公開悄悄交易的黑市。要賣菜時候,母親總是傍晚先把菜摘回來清洗干凈,用稻草或者秧草扎成小把,放在谷籮里,然后就半夜三更叫上我,點上松明火或點著馬燈把走過坎坷的田間小路,到城里自然形成的黑市去賣。到黑市時候剛好天蒙蒙亮,那些有購糧證領工資的城里居民,剛好打著哈欠起來買菜。賣菜的人總怕有熟人看到,就三分兩文匆匆賣了,回家時候如果遇到村子里的熟人,就說是去城里走親戚去的。
   當時城里的居民也比較困難,靠母親偶爾賣點小菜,很難攢夠我讀書的學費,還得自己砍柴去賣。記得讀高中第一年,假期里我把家里要燒的柴火砍夠后,就砍柴挑到小鎮上食品公司的酒廠去賣。有一天,我和幾個小伙伴剛賣了柴,拿到了幾角錢,剛走出食品公司大門,母親汗水滿面的找到我,焦急地說,小乖我闖禍了。我說娘你別急,有什么慢慢說,她說刮鍋時候不小心把家里的大鐵鍋打爛了,你爹去山地里了,被他知道可不得了,快想想辦法呀。那時候,家里鍋碗瓢盆壇壇罐罐,值錢的東西沒有幾樣,架在土灶上煮飯煮豬食,燒水做菜的鐵鍋,一般口徑是二尺四的,雖然才五塊多錢,卻是最值錢的家什。
   窮人的孩子早當家。我向幾個小伙伴借了他們賣柴的錢湊起來,說以后我賣柴有了就還他們。然后和母親到供銷社設在家廟的購銷店里,重新買了口鐵鍋回家。
   客水千山醉,家和萬事興。普通老百姓家庭都期望家和,不和或者吵鬧,還是因為吃了上頓無下頓,飽暖無限期,窮困無生路?;辜塹靡淮文蓋撞恍⌒拇蚶昧艘桓鐾胝?,下地歸來的父親罵母親是敗家子,罵到氣頭上,脾氣暴躁的父親隨手把家里的茶壺給砸扁了,好在那是鋁做的,還可以繼續使用。
   一塊菜地,只是生活的補充,不是幾丘田,不可能種出糧食。就像一片葉子,不是一棵樹,不可能結出果子。
   我工作后分到更遠的山區鄉鎮工作,由于年輕喜歡玩愛結交朋友,才三十多塊錢的工資,吃飯喝酒買書差不多還不夠用,就沒有一分半文寄回家。偶爾回家看到年紀漸大身體不好的父母還一直在田間地頭勞作,還早出晚歸的耕作在那塊菜地上,我就對他們說,栽不動就別種了,生病了我又要掛著,路又遠,一時三刻回不來。父親對我說,農民不種田種地還不餓死呀。
   農村人說養兒防老,小時候父母對我總是寶貝乖乖,他們把我撫養大,節衣縮食把我供養成人,是特困的時代所限,我確實沒有做到兒女該盡的責任。
   我還沒有調回來父母身邊,父親就去世了,真的就沒有享到半天清福,更沒有吃到穿到我孝敬的多少東西。那一年,當我千辛萬苦從鄉下趕回來時候,父親已經不行了。聽母親說是雨天在菜地里淋雨過多,就引發哮喘病住院,哮喘病再引發肺氣腫,那時候醫療條件差,醫生就叫拉回來。父親走后,偌大一個家,從此就剩下母親一個人,依然在老家耕作著那塊菜地,養豬養雞。我回家的時候,總是和母親多在幾天,像小時候一樣,和她一起挖地種菜澆水施肥。
   老娘一個人在家,每天依門翹望著遠處的山路,企盼我回家來。村子里的人對她說,你孩子會讀書就出去當干部了,你又不去和他生活,你一個人在家比我們還可憐呢。這時候,母親就說我孩子很孝順,經常寄錢回來呢,其實我真的沒有錢寄回去。幾年后,我總算調回縣上,就對母親說來和我一起生活,起先她死活不來,說一個人習慣了,她離開了,沒有人看家,更沒有人種那塊菜地。她種包谷種雜菜養豬養雞,說我們逢年過節回家要殺吃呢。如此又是幾年,直到我有了孩子,她為了照顧孫女,才不得不離開她生活一輩子的鄉村,離開她的菜地。
   娘去世的那年,從醫院回到老家,躺在堂屋的臨時床鋪上(按照當地風俗,不行的老人要搬到堂屋的),腳上還打著吊針,在彌留之際口齒不清的吩咐姐和我說,乖乖,要好好種那塊菜地呢哦,不要被人家占去,那就可惜了。
   一轉眼,父母離去多年了,當年意氣風發的我也直奔花甲。
   人生是有很多心愿的,有的實現了有的卻無法了卻。小城里日漸燈紅酒綠,當年的多少鄉下人“農轉城”后,好像就真的成了城里人。一家人高高興興地生活在火柴盒式的高樓里,因為是他們打工苦累來的成果,他們很自豪地了卻幾了輩人的心愿。而我必須得回鄉下去了,因為我離那塊土地越來越近,更因為那是我的根,那里有我父母時時刻刻的呼喚。
   是的,必須去看看那塊地。
   曾經熟悉的小路變成了水泥車道或土車道,周圍蓋起了很多現代而氣派的小樓,它們風格各異卻一樣的外表豪華。進出小樓的人我大多不認識了,就像他們家門前,那只拴著鐵鏈子的柴狗一直吠我不認識我一樣。我認識的是他們的父輩祖輩或者和我一輩的,新老更替,時光帶走了那些老人,美麗鄉村建設帶走了貧窮落后。
   找到那塊地的時候,是夏季的一個傍晚。夕陽從云層里掙出幾束余暉,斜斜的照在長滿荒草的菜地上,微風徐徐吹來,沒有撩起我的白發,卻讓齊腰深的蒿草輕輕搖曳,它們仿佛在向我傾訴著什么。我就奇怪,只要有土地,不論貧瘠還是肥沃,干旱還是雨順,就阻止不了野草的瘋狂生長。
   我想,人和這野草一樣,只要腳踏大地,一步步辛苦努力,總會掙出自己的一番天地。
   那塊地的上臺,已經被稻田斜坡上不知道是誰家在什么時候種的一大叢竹子所覆蓋,幾支長長伸出的竹枝彎下腰來,一邊向我點頭一邊輕撫地上的蒿草。那條曾經溪水不斷的小箐已經干涸了,箐里的石頭不知道去了哪兒,也許成為人們蓋房鋪路的基石了。最奇怪的是小箐上游那座古老的水磨坊也不見了,只留下沙土石塊胡亂堆砌的遺址,那碩大的石塊雕成的磨盤磨槽露出泥沙一角,沿岸的灌木刺叢已經變成蒿草。下臺那塊地沿箐邊,那些曾經碧綠的杉樹柳樹叢也不見了,只留下枯死的樹樁佇立在箐邊。
   輕輕的摁倒身邊的一叢蒿草,我坐在曾經種過茶豆洋瓜的地埂上,看天邊的夕陽漸漸消失在沉降起伏的群山輪廓之間,看不遠處原來的稻田已經建起四層樓的教學大樓,每一層樓的窗戶都透出通明的燈火,耳畔偶爾還傳來朗朗讀書聲。再近處就是村子,臨近菜地的幾幢樓房,一樣燈火通明,電視播音聲小孩嬉鬧聲喝酒喧囂聲雜亂無章。
   涼風習習,拂過我的面頰。依稀感覺母親停下手中的農具,抹了一把汗,很親切的對我說,乖,你回來了呀,你看這些菜蔬長得旺盛可愛,一會兒摘些帶回去吧。
   腳下的土地一言不發,遠近的草叢中響起的蟲鳴蛙啼聲,抑揚頓挫,賞心悅耳。
  

共 5371 字 2 頁 首頁12
轉到
【編者按】一篇情感凝重、飽含深情的散文。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塊深藏的地方,藏著一些不輕易表達的情感,藏著一些不敢輕易回憶的往事,但總會在一些適當的時候,情感奔騰而出,宣泄在記憶里。那些總能觸動內心深處的東西,或者只是一口井,一片地,一個小山頭,或者都會成為一生永恒的記憶,承載著一些夢想或者一些不堪回首的往事。不經意間,我們會去回憶,那些遠去的人或者事,在歷史的長河里我們如此渺小,斗轉星移間我們如一粒沙塵不堪一擊,時光改變了太多東西。但我們內心深處的一些東西卻無法改變,直到我們老去的那一天……一篇讓人思緒萬千的散文,讓人共鳴,深深觸動,并且感動。推薦?!頸嗉汗適輪腥恕俊窘獎嗉俊ぞ吠萍?01904050006】【江山編輯部·絕品推薦20190523第0056號】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故事中人        2019-04-04 20:35:59
  一篇觸動心靈的散文,讓我想了太多往事。
   山泉君的文, 總是如此感動。
平凡的人有著平凡的故事
回復1 樓        文友:山泉        2019-04-07 10:44:27
  老弟辛苦了,謝謝精心編按!
   那些曾經的日子早已遠去,可印刻在心底的眷戀,卻無意中涌上心頭,只有細碎的文字,才釋放了一種相思。
2 樓        文友:阿泥的村落        2019-04-05 16:57:07
  老師的作品,充滿了濃郁的鄉土氣息和悠悠的情緒,讀它,是一種享受,就像坐在寨子人家的門坎前,吸著濃濃的水煙,淡淡地吐出,在山里看著更遠的山里……
原創首發 以文會友
回復2 樓        文友:山泉        2019-04-07 10:46:01
  人生,仿佛就是一種輪回,從山里走出來,最終還是回山里去。
   問好阿泥文友,謝謝一直以來的關注!
3 樓        文友:西鋂鈴鉑        2019-04-05 23:16:27
  一塊地,與其說的是一塊地,莫如說在闡述親情,在懷念父母??賜旰?,深受震動,心里酸澀。
江山評論部,聯系江山與文友的橋梁,歡迎您加入。QQ號:263593961.非誠勿擾。
回復3 樓        文友:山泉        2019-04-07 10:48:21
  又是一年清明,思親思鄉的情懷,始終徘徊在心頭。
   問好西鋂鈴鉑老師!
4 樓        文友:晉忻李        2019-04-06 18:59:04
  歲月蹉跎,父母只留在記憶中。久違了諸位!問大家好!小人魚還來嗎?
晉忻李
回復4 樓        文友:山泉        2019-04-07 10:51:22
  晉忻李老師久違了,向你問好!
   江山的老文友們大部分都在,估計俗事繁重,很多人忙于生計。
   小魚詩人還在,一直關注酒家和老朋友們。
   老師抽空多來酒家坐坐……
5 樓        文友:柳約        2019-04-06 23:37:11
  一片情懷無處說,仿佛飄零后的葉落歸根。逝者如斯,青山依舊,是不忍說,是不敢說,是不必說。
在人間,看落花流水。
回復5 樓        文友:山泉        2019-04-07 10:53:48
  流逝的很多事物,當時真的很不在意,但年齡逐漸增長,一些停留的,總會不經意涌上心頭。
   問好才子老弟!
6 樓        文友:冰戀金松        2019-04-09 06:04:58
  不需要太多的裝飾,不需要夸夸其談,真情實感的美文,總是讓讀者想起許多往事,總是讀著讀著走進自己的心里,一種對土地的深情,對父母的眷戀,對家人的牽掛,生活雖有困苦,但那些過往是永遠記著的,許多回憶也是甜蜜的,這就是文字的魅力。問好作者。
回復6 樓        文友:山泉        2019-04-10 09:08:17
  謝謝金松文友真情留評,遙祝平安!
7 樓        文友:回味        2019-04-09 20:11:08
  讀著讀著,想起了太多的回憶。山泉老師牽掛的是一塊地,而我的心中念著那個充滿歡樂的外公的老屋??紗聳?,房已拆,人已走,內心只剩一片荒蕪。
   問好,山泉兄!
回味
回復7 樓        文友:山泉        2019-04-10 09:10:30
  一些陳年的老景,像一個發黃的故事,在不經意間,總是勾起人的回憶。
   問好回味!
8 樓        文友:浪漫心旅        2019-05-07 18:39:24
  一份追憶,一份情思,一份不舍,一份感嘆,一如深山幽谷中叮叮咚呼的泉聲,扣人心弦,撼人魂魄,引人沉思。一段歲月的底色,一代人歷經的坎坷,娓娓道來,苦中有甜,苦中有樂。閱歷這部大書,回味無窮。問好山泉老師!
喜歡用文字復制生命足跡,喜歡陶醉于浪漫心路,喜歡在與文友分享多彩歲月。
回復8 樓        文友:山泉        2019-05-20 08:59:42
  謝謝文友真情留評!
   有空來酒家坐坐……
9 樓        文友:故事中人        2019-05-17 22:40:22
  再讀,又是一番滋味。
   忽地想起少時,幾乎從未吃飽過。稍微長大,快十歲了,才能一個月吃一次肉。紅薯總是主題,一日三餐都是。
   現在我是見著紅薯就不舒服,舀飯時總是撥在旁邊,不看一眼。
   那些歲月,無法忘卻。
   又傷感了,哎。
平凡的人有著平凡的故事
回復9 樓        文友:山泉        2019-05-20 08:57:57
  今昔對比,真的想不到生活會過到如此舒適的地步,當年想讀不敢想的事情,吃飽穿暖,已經不在話下。
   人年紀大了的標志,就是老往后看,于是,文章就總成這樣了……
   問好老弟!
10 樓        文友:江山絕品評議組        2019-05-23 16:22:17
  一塊菜地,洇潤著父親的汗水,種植著母親的期盼,雋永成一篇撼人心靈的文字,彌散著泥土的氣息,負載起血脈相連、濃化不開的親情,寄托了遠游赤子剪不斷理還亂的悠悠鄉愁。唯美深情的散文力作,撩撥起遠游赤子思鄉念親的情愫。力薦賞析。
回復10 樓        文友:山泉        2019-05-26 09:09:06
  謝謝絕品組各位老師!
共 19 條 2 頁 首頁12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